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81章 斩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进入太虚境,没有了吸力,他们稳稳当当站立其中,这里面已不是漆黑一片,但也昏沉无比,不过也让他们四个人看清了彼此。

周围有着千丝万缕的力量细细密密遍布各处。

婆落忍受着这里面的撕裂之痛,拧着眉头说道“这些都是浩瀚之界的法则和秩序。”

孟离说道“也如小世界那般。”

婆落沉默,最后说道“是。”

“小世界是由浩瀚之界诞生的,大致模式也和浩瀚之界相同。”

孟离苦笑一声,这个道理就如,造物主创造人,他创造出来的人,和他的外形大致也是一样的。

“孟离,拿出你的剑来,上面本就有一丝浩瀚意志,会给你指引的。”婆落说道。

孟离嗯了一声,拿出银剑来,孟离一拿出银剑,银剑就发出嗡鸣之声,旁人听着倒不觉得有什么,但这是孟离的一部分,孟离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了。

她皱着眉,忍耐着这种痛,小心翼翼跟随着银剑的指引一步一步往前。

太虚境太大了,孟离带着大家逐步进入了一个奇妙之地,那种奇妙说不出来,好像眼前这股法则力量并不庞大,但是换了个角度看,它瞬间就变得巨大无比。

空间错落感格外的强烈,他们上一秒似乎与这些股力量平视,下一秒似乎就站在了这股力量之上,再下一秒他们就像是蝼蚁一般,只能仰视这千丝万缕又巨大无比的法则和秩序的力量。

像一根根巨大的管道,再下一秒,他们仿佛又进入了管道之中,里面有着令人敬畏的天威之力,有着不可违逆的浩瀚意志。

孟离和问情还有婆落世梵令四个是手牵手的,唯恐走丢了一个。

银剑不知要把他们指引到何处,他们无处问,只得慢慢地跟着走,在错落的空间逐渐的迷失自我。

“叮!”银剑突然不受孟离控制扎向了一个地方,孟离抬头看,从目前他们的视角,股股法则力量如巨大的管道横亘在他们面前,而银剑扎在了管道之上。

让孟离感觉自己渺小的就像是蚂蚁一般,情不自禁生出更为严重的敬畏之心。

孟离并不知道银剑扎入的是哪一股法则力量,但因为银剑扎入其中,她能感受到一股意志通过银剑传递在她的意识里。

她闭上眼,再次睁开眼,婆落紧张地看着她。

她指着这股巨大的法则管道,手指移动,这管道在他们眼中太大了,他们视角能看到的范围就那么大,以至于他们转了很大弧度才看到这根法则管道后面一点上有凸起的地方,像是一个毒瘤,其实是透明的。

“我们斩掉毒瘤就好。”孟离尝试着说道。

她就是有这种感觉,斩掉它,一切就好了。

这个毒瘤在他们眼中好大,似乎比他们四个的体积都要大,孟离看着自己那般银剑,总觉得滑稽,像是个银剑扎在参天大树身上似的,这样小,真的可以斩掉吗?

婆落深深吸了一口气“好。”

她紧张,忐忑。

沉默很久的世梵令说道“所以斩掉之后,这根法则不就断了吗?”

“毒瘤长在管道上,你砍掉了,两头无法连接,法则会乱,会比现在更糟糕。”

“这样吗?”孟离迷茫地看着世梵令“可是我得到的浩瀚意志的指引就是那样。”

再没有别的指引了。

世梵令不说话了。

孟离猜测地说道“会不会我斩断之后它会自动连接起来,然后让浩瀚法则正常运转?”

有的小世界会有这样的修复能力的,浩瀚之界应该也会有吧。

其实在孟离看来,浩瀚意志比任何小世界天道都要聪明和智能一些,它出了问题了,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在自救。

“阿离。”世梵令捏起孟离耳旁的一缕碎发,看了会儿放了下来,再次被世梵令叫阿离,孟离还是没听习惯。

世梵令说道“我说我能处理好这件事,你相信吗?”

“相信啊。”孟离立马点头,她一直很相信世梵令。

世梵令笑了笑,说道“那我们一同。”

“你们不会有事吧。”问情担忧地问道,这种关键时刻,还是得问一问。

世梵令深深看了时枝一眼,突然问孟离“你舍弃生命也要解决噬灭?”

“对。”孟离点头。

“这是我的使命,如果我得了浩瀚意志赐予的强大身体和力量却不履行我的义务,我一定遭遇天谴,我把该做的事情做了,才能安然存在于世。”孟离很清楚这个道理。

她也并不是那种得了好处就想跑的人,怎么敢跟浩瀚意志耍心机呢。

世梵令也跟着点头“你看明白了。”

他没否认孟离的话,反而还赞同。

意味着,事情真如孟离说那般,她得到了这具身体,她就必须去做该做的事情,她任何时候都不能退缩,她必须前行。

可世梵令的话让问情慌了神,她慌张地想要开口,世梵令却看着她“长大了,话要多想想再开口。”

“再想想有没有开口的必要。”

问情浑身就软了下来,是吗?没有开口的必要吗?不管什么危险也必须要上吗?

她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却始终没开口。

都到了这一步了……

“我陪你解决一切。”世梵令看着孟离。

走到这一步,注定是孟离的命,已经没有退缩的选项了。

“你会有危险吗?”孟离突然开口问世梵令。

世梵令“我能有什么危险,我又没什么使命,说起来我还帮你成就至此,也间接的算是帮浩瀚意志办事了,它多少宽容一些。”

“好。”孟离抿了抿嘴“这里很难受,我们开始吧。”

问情和婆落都有些吃不消,都是咬牙坚持的。

世梵令带着孟离飞身而起,两人同时握住银剑剑柄,把银剑从法则管道之上拽了下来,银剑的扎入给法则管道造成了小小的伤口,根本就没什么影响。

他带着孟离到了那颗毒瘤哪里,对孟离说道“需要你我合力,才能把它斩掉。”

孟离点头“好。”

scrpt;;/scrpt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