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79章 太虚境碎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求我?求我也不告诉你们。”智姑娘发出尖锐而疯狂的笑,得意又猖狂,她终于出了这口气,而后气息越来越弱,她说道“元子,我来陪你了。”

“没有你,我不想独活。”智姑娘说完,就彻底没了声息。

婆落愕然地盯着智姑娘那小小身体,孟离也愣在当场,智姑娘就这样死了?

死了?

而全程世梵令都面无表情。

时枝看着手中慢慢虚化的智姑娘的尸体,也忍不住哭出声,直到智姑娘的身体彻底化作虚无时,时枝看着两手空空,痛苦捂脸,呢喃道“智姑娘,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

虽然知道智姑娘会死,但明明刚才她还有不少的生机,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的,她提前了结了自己。

关键是直到最后,智姑娘也没说出太虚境的入口,这让所有人都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罢了,我们自己找吧。”婆落说道。

婆落打算带着孟离转身走了,时枝抹了抹眼泪问道“你们就这样走了吗?”

孟离说道“我们一起吧。”

“可以吗?”时枝看着孟离。

孟离心底其实在思索智姑娘那句话,智姑娘说天命之人不止她一个,还有时枝,那么在解决噬灭上最终可能还是需要时枝,那迟早会相遇,倒不如一起吧。

而且智姑娘死了,这么久以来时枝一直跟着智姑娘,现在没了智姑娘,时枝定然迷茫的很,不知该何去何从,便一道前行吧。

“当然可以。”孟离朝着时枝伸出手,时枝犹豫了下,朝着她走了过来。

靠近些了,时枝才看向婆落,问道“你怪智姑娘吗?”

婆落“怪她做什么。”

“她耍了你,让你开口求她却没有告诉你太虚境的入口。”时枝说道。

婆落无力地摇摇头“这些都不重要了,她都消亡了。”

时枝吸了吸鼻子,抿了抿嘴说道“其实智姑娘根本就不是那么坏的人。”

“她知道会遇到你们,一直在等你们,她已经把太虚境的入口告诉了我,她说,如果孟离愿意带着我走,就让我说出来。”

“如果孟离对我不闻不问直接走了,就让我什么也别管,如果婆落怨恨她,也让我不许说出来。”

“这算是智姑娘对你们一个小小的考验吧。”

智姑娘的死其实也让孟离难过,尤其是听到时枝说这种话,智姑娘到底是善良的,设置的考验门槛都这样的低。

智姑娘应该知道自己的性格,也猜到婆落不是那种被人耍了就破口大骂的人,所以这样的门槛,他们很容易就跨过了。

明明想做一个恶人,却还是做不到,智姑娘心底也很无奈吧。

比起对婆落亦或是对自己那些不甘,智姑娘更加怨恨噬灭吧,噬灭带走了元子,这也是她拼命想要解决噬灭的缘故。

噬灭横空出世,使原本的组织轰塌,使元子没了使命,噬灭再顺其自然带走元子,一切的一切对智姑娘来说很残忍。

“那好,你就带我们去太虚境吧。”婆落心底叹了一声,想的没有孟离多。

时枝却有些犹豫,她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孟离问道。

时枝说道“可是智姑娘说,我才是太虚境的钥匙。”

孟离有些震惊地看着她。

“所以?”孟离问道。

时枝说道“所以我会死掉,会和智姑娘一样消亡。”

“我有些害怕。”

“智姑娘给我留了一个东西。”时枝伸出手,是一个散发着红色光芒的球体,她对孟离说道“智姑娘说,要先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孟离伸出双手,接过了光球,感受到其中有着蓬勃的力量。

“你先不能放手,要紧紧握住。”时枝说道。

孟离点头“好。”

时枝沉默几秒,看着孟离说道“阿离,我说,我才是太虚境的钥匙。”

对此,孟离不知道该怎么说。

时枝说了,会死掉,可她现在要怎么说?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了,难道说不去,你不必牺牲?

为了解决噬灭,孟离当初都决心舍下自己的命,难道就要放弃吗?

“你愿意为了解决噬灭付出吗?如果不愿意,我会帮你想办法让他们不强求你。”孟离最终叹气道。

这个队伍,看似神巫人多,可实力却决定一切,孟离相信世梵令会一直站在她这边,还有问情,所以婆落和神巫们实力偏弱,真有什么分歧,是无法反抗的。

婆落看着孟离,心高高悬起,她心里明白,如今,是孟离说了算。

“我……”时枝说道“我很矛盾,我怕死。”

“但是智姑娘说,这就是我的命,她说我是太虚境残缺的一块碎片,我必须要回归,回归之后,我诞生以来的意识就会消散,不就相当于我会死吗?”

孟离倒吸了一口凉气,时枝的来头竟然如此之大,竟是太虚境的碎片。

而太虚境是浩瀚之界的秩序和法则之地,所以缺了时枝这样一块碎片,对太虚境到底存在着什么影响?

时枝又问道“阿离,你希望我死掉吗?”

“从感情来说我不希望。”孟离只是这样说。

时枝说道“我懂了,你还是希望我回归的是吧,我明白,你为了解决噬灭都舍生忘死,你都付出了那么多,我又如何能退缩,我自太虚境掉落,生出意识来,已是偷生了一段时间,我本就不该诞生的。”

“你也希望我回归对吗?那我勇敢回归的话,你会在心底把我当朋友吗?”时枝又看向世梵令。

世梵令却冷漠地吐出两个字“不会。”

孟离看了一眼世梵令,只觉得今天的世梵令格外的冷漠。

有心想要问问他,可现在实在不是时候。

“抱抱我,给我点勇气。”时枝失望叹气,靠近孟离,孟离抱着她,五味杂陈,诸多话堵在心里却也无法表达出来,只觉得人生无奈。

她拍了拍时枝的肩膀,她现在有资格说,若自己站在时枝的角度,是愿意回归的,可自己是为了自己牵挂的人,时枝没有牵挂的人。

scrpt;;/scrpt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