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7章,结局一,赐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钏被欣太妃罚着跪在偏殿里面整整一上午。

到中午用膳的时间,欣太妃高高在上地对陆钏说:“你不是觉得苏钧最爱你么?喝了这杯酒,你就在这里好好等着。

看皇上到底是爱你,还是他的爱江山和美人。”

陆钏就被小太监灌了一杯酒。

不多时就身子发软,不能开口说话了。

欣太妃又叫小太监去宫外把张婷绾请了过来来。

然后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等着用膳。

欣太妃完全把跪在偏殿里的陆钏故意忽略掉。

两个人说起来皇上小时候的事情,欣太妃说到那个时候张婷绾还见过皇上。

恰好这个时候,苏钧过来了。

“母后,啊钏呢?”

欣太妃道:“你不去她的殿里找她,反倒来哀家这里要人。谁在你面前乱嚼舌头根了?”

“是。没人敢在朕面前乱嚼舌头根!”

其实是陆钏身边的知秋说的,可苏钧也不能这么说出来了。

如果说了,陆钏丫鬟这条命能不能保住就难说了。

苏钧忍着怒气,看了一眼张婷绾,扭头就走。

欣太妃道:“你来的正好,哀家正要派人去找你。绾绾还陪着哀家用膳,你呢,一天到晚都见不着人回来,一起用膳吧。”

太妃的桌前摆着丰盛的美食。

张婷绾在太妃的示意下袅袅起身,看向苏钧的眼眸中满是情意:“皇上,绾儿敬您。”

苏钧蹙眉不肯喝。

“皇上,不过是一杯酒,您不会是不敢喝吧~~”张婷绾在欣太妃的示意下又靠近了苏钧一步。

纤白的葱指大胆地放在苏钧的胸前抚摸着挑逗着。

“喝了这杯酒,哀家自然会告诉你,你心爱的陆钏在哪里。”

苏钧立刻蹙眉道:“母后,把她藏在了哪里?她是朕的皇后,容不得你们对她下手。在朕发怒前,把她交出来吧……”

欣太妃冷哼一声:“皇上说的什么话,你是大梁的皇帝,应当以国为本!整日为一个女子神魂颠倒,像什么话?!”

苏钧顿时面容俊冷,“太妃是觉得朕这个皇帝做的不够格?”

“皇上只要知道,现在大梁刚刚复国,您可不要寒了那些功臣们的心。

而哀家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皇帝,哀家就是把陆钏赐死,也不愧对先皇帝!”

苏钧刚要说话,却忽然觉得身子不能动了。

“皇上不必紧张,只是在杯子表面涂了一层麻药,婷绾好好的伺候皇上。大梁的皇后只能是婷绾。皇上,哀家就先退出去了。丞相府可还在等着皇上的好消息。”

“你们敢威胁朕?”苏钧咬牙,面无表情的说出声,但是欣太妃已经离开了。

张婷绾看着苏钧那张绝世的俊脸,大着胆子伸出手靠了过去。

苏钧看着迫不及待向自己靠过来的张婷绾,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冲她身后冰冷说道。

“杀了她。”

张婷绾一顿:“皇上,您要杀了谁?姐姐吗?杀了她好啊,她现在就在屏风后面看着我们呐~”

话还没说完,“噗”一声刀剑刺穿肉体的声音响起。

张婷绾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啊!皇~皇……”

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个黑衣人动作很快,手起刀落直接将张婷绾刺了个透心凉。

“大梁的皇位,究竟是我做还是欣太妃来做,你们张家的人心里应该有数吧?”

张婷绾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顺着朕你爹爹还有一条活路可走,忤逆朕只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居然因为一个女人就骂他为昏君?

那他何不坐实了这个名声?

张婷绾胸口的鲜血顺着胸膛淌下去。

整个衣裙都湿透了。

过了一会儿,苏钧身上的药效退了,才对身旁的护卫说道:“把她的尸身直接带到丞相府,告诉丞相府,让他不该想的不要妄想。”

“张婷绾不择手段蔑视皇威,对皇后出口不敬。罚张家人不许哭丧,违者斩。”

欣太妃还在等着消息,一个宫女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告诉她前殿出事了,侍卫们抬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向宫外走去。

张丞相府的门被敲开。

一家人大大小小。整整齐齐地跪在院子中就等着接这道封“张婷绾为皇后”的圣旨。

哪料一开门看到的就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

首领是个武将,面无表情地说道:“传圣上口谕,张家人不该想的不要妄想。”

直到尸身被扔下。

张宰相才回过神儿来。

他的夫人爬着过去仰头大哭。“我的女儿呀。”

“张婷绾不择手段蔑视皇威,对皇后出口不敬。罚张家人不许哭丧,违者斩。”

这满院子人本想借着此事闹大。结果因为这句话全都沉默了下来。

第二天上朝。

扉门还没有开,大臣们就站在门外议论纷纷。

张宰相灰头土脸一脸灰败的站在人群中。

“皇上,老臣对您忠心耿耿,大梁灭国以来从未放弃光复大梁的希望,但是现在大梁光复了——

皇上却……赐死了臣的爱女,让臣心寒不已~

臣、臣也老了,臣想告老还乡。”

本想说,当庭自裁以死谢罪。

可是看了看皇上那冰冷无情的脸,正注视着自己。

张丞相心里一咯噔。

话一转就变成了告老还乡。

他是大臣里面资格最老的,只要他一出声。

就有无数大臣替他求情。

果然不出他所料,身后大批的大臣乌压压一片全都跪下了。

一片为他求情声。

“皇上,张丞相是大梁的功臣,皇上有何理由,赐死他的爱女?”

“皇上。张丞相不能告老还乡啊!”

“皇上随意赐死功臣之女,这哪里是明君所为,皇上还是下罪己诏,告罪于天下。”

一时间吵闹的跟一个菜市场般。

苏钧铁着脸。

“都给朕闭嘴!就只有他张丞相是功臣?朕是罪君?

那干脆——朕把这个皇位交给他张家来坐,如何!”

“这……臣等不敢!”一群大臣忙跪了下去,头也不敢抬。

张丞相直接吓得软在了地上。

苏钧冷冷的看着殿下。

冷笑一声:“朕看你们敢得很!这次为了皇后的位置,敢给朕下麻药,下一次是不是就敢要了朕的命?!”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