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6章,单刀直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王紫陌算盘打的啪啪响。

最近,匈奴、鲜卑、大梁自停战后,三国商定于每年的五月轮流在各国举行宴会商展,宴会在一片开阔地带,期间也会有马球、摔跤、蹴鞠等娱乐。

又到了五月,今年恰好是第一次商展,先在大梁举行。匈奴单于心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这是苏钧第一次以一国之主的身份对外交往,私下里也做了不少的准备,三国表面上看起来重归于好,可事实并非如此。有道是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人与人之间如此,更何况是国与国之间。

苏钧很清楚这两个国家的野心和胃口。

他这皇帝表面上做着风光无限,事实上却是腹背受敌,外有这两个国家虎视眈眈,内里还有一个不甘愿放权的欣太妃……

宫中的夜晚寂静无声,即便深夜,申子骞的书房灯火还在摇曳。

陆钏睡到半夜醒来发现床前并没有申子骞的身影,叹了一口气,知道他这是又在熬夜了。

之前没有当皇帝时,哪里用的着这么日理万机,她只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的身子骨吃不消。

取过一旁的外衣,陆钏推门出去,远远望见灯火投影在地上的颀长身影。

“夜里寒,你再这么熬下去,身子骨会熬坏的。”陆钏是大夫,最看不得人作贱自己的身体。

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将外裳披在自己肩膀,申子骞这才从书中抬起头来。

“明日我就要启程,匈奴和鲜卑人的野心越来越大了。这一次去不将所有的后患都解决掉,日后更难成事。”说着将一封来自边疆的书信递给陆钏看。

军国大事上,苏钧向来不避讳陆钏,虽然当了皇帝,规矩诸多,但私下里,他仍然像是还江南小院时那般,将心事敞开。

他长有腿疾时,陆钏就是他的拐杖,就算现在他的腿疾痊愈了,他也仍然愿意毫无芥蒂的信赖她。

他说话时眼尾上挑,显然是被信中的事情气到了。

陆钏担忧的看他一眼,接过信。

信上写的无他,就是在与匈奴合作经商的交界地附近,两国商人又发生了矛盾。

陆钏看得越来越深入,眉头蹙的也越来越紧。

若只这一件罢了,不值为这一件偶然的意外伤了两国和气,照着平日的律法来处理即可。

可是两月来发生了数十余起匈奴抢砸梁商店铺的事,这难道还是偶然?

除这之外,以前已经被平息的鸡鸣狗盗之事又开始了。

匈奴人的血性去哪里了,镇日里弄这些小打小闹,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陆钏有些鄙夷他们的做法,忧心忡忡道:“定是受了人指使的,你打算怎么做?”

苏钧想的乏了,伸手揽过陆钏,一只手伸进她衣裳里抚摸着,眉眼如画,低声道:“断没有让我们大梁百姓吃亏的道理。”

说罢一用力,将陆钏托了起来,让她面对面的朝着自己。

陆钏手中还捏着信,此刻被吓了一跳,忙圈住他的颈项:“你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落入对方温柔的眸子里,这一瞬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是变成了求欢的小狗子般,湿润的眸子祈求的看着陆钏。

陆钏又好气又好笑,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子,推拒道:“大半夜不睡觉,我可不和你一起作贱身子。”

申子骞一双眼粘在陆钏身上,挣扎间,陆钏早已香肩半露。

他只觉得自己这一身火气此时不消便要炸掉了。不等陆钏反应身子往下沉了一些贴合着,眸子依旧温柔的注视着陆钏:“我方才已经小睡了一些……镇日想这些污七八糟的事,也只有你能让为夫好好放松一下了……”

陆钏只感觉被一处坚硬顶着,四目温柔注视间,含羞的低下了视线。

低头,却又看见不知何时他已经衣衫半解…露出蜜色的结实胸膛……硬硬的……鼓鼓的……这勾人勾的……

看着她那小模样,仿佛成了一个在森林中迷失方向的孩子,申子骞简直爱死了她这副勾人的小模样。

缓缓勾起嘴角,不待她回神。身下重重一沉与她结合起来……

他一向喜欢单刀直入。

情到深处,桌案上的折子掉了一地。

屋内被一种腥腥的气息充斥着,陆钏无力的被他架着,猫儿似的喘息出一句:不要了……

每说这一句换来的便是更重的惩罚。

“钏儿,趁着朕还在这位置上,有什么要求就赶快提吧,你想做的,为夫都为你做……”

陆钏不知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只知道这样一句话音落罢,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她不知,申子骞又抱着她要了好多次。

她第二日在寝宫醒来,自然没有看见申子骞书房内一干小太监和小宫女红着脸收拾散落衣物的情景。

整个现场混乱的好似发生了盗贼一般,连壁上挂的绢帘都被扯断了。

到是太妃娘娘那里,一大早就得到了消息,沉着脸来到了陆钏的宫殿。

“小姐……太妃娘娘来了,正在等着您。”

知秋满心担忧,她也猜到昨夜发生了什么,因为今儿天不亮时分皇帝是抱着小姐回来的。

当初太妃娘娘是怎么看上的自家小姐的,如今就有多么看不惯。

当初喜欢她,是喜欢她的医术,是因为她心爱的孙儿有腿疾。她不得不倚仗陆钏。

如今她的孙儿腿疾好了,又成了大梁的皇帝,陆钏自然就配不起她的好孙儿了。

欣太妃能蛰伏这么多年,“帮助”苏钧完成大业,可见她的铁血手腕不是空穴来风。

陆钏知道欣太妃来了,也不敢大意,昨儿闹的太疯了,她的脑子现在都有些昏沉。

被知秋伺候着洗漱完毕,又去看了看一双儿女,这才去见了欣太妃。

对于这个亲手将自己的夫君推上帝位的女人,陆钏的心情是复杂的。

“你还敢来见哀家!——你昨儿在御书房干什么了?!”欣太妃见陆钏姗姗来迟,气势汹汹的率先发难。

昨儿被滋润了一整夜,陆钏到现在脸颊都红红的。面对老太妃的责难,也确实有些抬不起头来。

只能先跪下。

不待她想好说辞,欣太妃再次开口:“哀家知道,钧儿喜欢你,但哀家也要告诉你,女儿家的皮肉最是经不住时间的考验!这宫中什么样的花儿没有?”

“更何况——你还带着一双不知是谁的野种的孩子!”

“连个名分都没有,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去皇帝的御书房胡闹!你是想将我大梁皇室的脸面都丢尽么!”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