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5章,树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钏说罢,埋怨的睥了一眼申子骞,他什么时候也成了一截木头?

申子骞一脸宠溺的看向陆钏。

“我还是走吧,遵照太妃娘娘的吩咐不宜见客~”她憋着笑起身,淡淡的草木香气滑过申子骞的眼底。

申子骞摸了摸鼻子,将屋子里的人丢在身后追了过去。

张婷绾一着急:“皇上!皇上请您留步!”

直到人挡在他面前,申子骞才意识她在喊自己,语气冷冰冰的问她:“东西已经送给小公主和小太子了,你还想怎样?”

张婷绾脚步一顿,被他问得瞠目结舌!什么叫她还想怎样?是皇帝方才想怎样吧?不是要纳她吗?

申子骞打量着欲言又止的张婷绾和王紫陌两人,拧着眉头喝道:“你们两个,以后都不许踏入含光殿半步!”

这话语决绝跟刚刚他在陆钏跟前的温柔语气全然相反,让两人彻底惊呆在原地。

张婷绾一下红了眼圈,兀自急得嘴唇都咬破了!

王紫陌心里懊恼重生一世又有何用,他全将她抛在了脑后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得想个法子才好,如今之计让他忘了陆钏,除非……

王紫陌眼底闪过一丝阴冷。

要是那个小贱人死了,男人就算爱的死去活来又能怎样?还不只落个睹物思人?

只要谋个替死鬼,到可以一箭双雕。呵,眼前倒有一个现成的。

“张小姐,您不要怪我说话难听,这陆神医出身虽然低贱,但她那手济世活人的本领可帮了皇上不少忙。皇上宠她也是理所应当的!”

“皇上不仅宠她,连要纳个的妃子都要看她眼色行事,要我说,还不如就此打住,就算进了宫,也是无用……”

“早在皇上患腿疾时她就守在身旁,正因为如此,皇上更不能始乱终弃,否则民间还不得怎么传……”

被她这么一挑唆,张婷绾脸色都气绿了,那陆小姐祖上不就是个到处看病的游医么?

小小年纪把个医术弄得神乎其神,连皇帝都被她迷得颠三倒四。说起来也就是个上不了大雅之堂的小户!

王紫陌又说了好些赞扬陆钏医术的话,那张婷绾哪里知道她的心计,越听越气,简直要将那个陆神医恨到了骨头里!

王紫陌高高兴兴的回去了,陆钏不听挑唆不要紧,有人听就行!从小碧手里讨了先前那几个嘴碎的丫鬟名字,又借着帮太妃娘娘采买的由头出宫去找自己爹爹程仁生商量密事……

含光殿内,申子骞自顾抛下两个烦人物,火急火燎的赶到陆钏身后。

她取了书坐在窗下。

申子骞走过去,轻轻的将书抽走放在一旁,双手插入腰间将她拥紧,下巴抵着她的圆润肩头,迷恋的呼吸着她身上的草木花香。

陆钏就这样微笑着被他静静的抱在怀中,鹅颈相交,享受着这难能可贵的悠闲时刻。

——

张宰相在府中备下好酒好菜,正和他的得意门生高谈阔论,这厢夫人来了,神色匆匆的说了句什么,张宰相也顾不得吃酒了,让管家好生侍弄门生,自个儿跟着夫人急匆匆来到了屋里。

见到父亲,张婷绾隐忍的泪水一下子崩落下来:“爹!娘!”

“你这孩子,哭什么?先将事情从头说来!”还是大男人镇定,让张婷绾将来龙去脉说了个遍,尤其是皇上惧内的事情。

还有王紫陌那里听来的陆神医多么多么了得,似乎天下人都觉得这皇后之位都该交给她陆钏来坐!

张宰相听完勃然大怒。

这事倒不怪太妃娘娘,也不怪皇上,但是这个陆钏,小小年纪仗着自己有两下子医术,就开始横行后宫,这她要是真成了皇后那还了得!?

医术在身本不是错,但要是以此来要挟荣宠不衰,那就不能容忍了!

“不行,老夫咽不下这口恶气!老夫这就寻几个顾命大臣,往死也要将这个陆大夫请出宫去!”

夫人拦他不住就由着他去了。偏巧跟王紫陌父亲交好的一个同乡今日当值,听了这话便找空挡去通报了王紫陌。

王紫陌父亲程仁生虽没做官,但仗着草药生意走南闯北,不说大富贵,江湖上的狗友倒是结交了不少。再加上王太守也肯资助他些,就更得风势,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跟匈奴单于连上了消息,连匈奴单于妹妹之死,都是他亲去通报的。

王紫陌也一早就算计好了,这份仇只能全在陆钏头上,只告诉匈奴,他妹妹是陆钏害死的。

她合计的一清二楚,拿陆钏开刀只自己一人力量是不够的,多帮她结交些仇家是条不错的路子。

到时候任申子骞再如何保她,总也有护不住的时候。

程仁生手下的人趁着收买药材空挡,暗自在外面散播了不少闲言碎语,说那位陆小姐医术虽佳,但是风评不好,还没封妃就开始仗势霸宠,这样的女人总归不适合做一国之母。

张宰相正愁没根由上表,这闲言碎语来的好啊!同幕僚一起写了洋洋洒洒十大本,劈头盖脸狠狠的参了陆钏一顿!

他要真是个能人物,这宰相一职也不会临到老才熬到自己头上。

申子骞捏着十大本子当场就大发雷霆,正愁抓不住作恶的人,他到送枪口上来了,宫里的事情要不是他亲口传出去,哪个还敢去说的大街小巷都知晓?!

一班子大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欣太妃拼了命的赶在一旁斡旋,不让革职,申子骞气的当堂叫人狠狠打了三十板子。

陆钏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匈奴那边,陆钏虽用商贸往来暂停了战争,可那匈奴得知自己妹子死于陆钏之手后,非但不感激还恨不得将她撕碎挫骨扬灰。

然而陆钏的身份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杀的,皇上护短。要么打仗,但苦于对方兵强马壮,他着实没有突破点,报仇一事就耽搁了下来。

王紫陌自得了宰相府恨透陆钏的消息,就从那几个宫女中挑出一个姿色美艳的,吩咐她跟宫中采办的一起去外面置办行头,暗地里却让爹爹的人趁机将她迷倒,灌了药使她再说不出话来。

一来算做报了她嘴碎的仇,王紫陌心里也痛快。

二来王紫陌跟程任生商议,找人扮作宰相府的人,直接将这丫头送到匈奴单于的帐中!

只说是大梁朝宰相府送的姬妾,想要跟他们一起里应外合,怼死陆钏。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