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4章,好哑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含光殿内,陆钏笑着催促知秋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原来小姐是认真的,本想王紫陌这样的女人小姐是不屑应对的。

王紫陌才走出门外,就看见了知秋急急走来的身影。

知秋到了跟前施礼道:“我家小姐刚醒,听见王姑娘来了很是高兴,念着许久不同王姑娘一起说知心话了,就差遣奴婢来看看……幸好奴婢赶上了!”

王紫陌打眼瞧了瞧知秋额头上跑出来的汗珠,痴痴的笑了一声:“好!”

她倒要看看陆大神医想要跟自己说些什么知心话,莫不是觉着男人快要拉拢不住了,所以想找她出出主意?

陆钏见到王紫陌亲热的将她拉过来,让宫婢奉上好茶好水。

王紫陌的脸色别养红润,陆钏心里暗暗吃惊,握住她手臂的同时暗自把了一下脉。

“咱们有些日子不见了,王姑娘还是如此的光彩照人。难怪世子在时,不论用尽什么手段都要得到王姑娘!”

柔柔的声音传到王紫陌耳中却有些刺耳了。

陆钏并没有想象中的产后虚弱,那水灵灵的脸蛋儿白里透红,一双灵动的眸子带着几分娇俏,这分明就是未出阁的大小姐,哪里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没有看到对方的颓废,已经是三分不满了。又被提起世子的事情,那晚算计苏钧的事情可不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陆钏这是变着法的来嘲讽她?

哼!她也就是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

欣太妃那是什么样的人精,一旦打起精神来对付她,恐怕到时候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王紫陌这时候恨不得所有人都忘掉她曾经跟过苏康!

两人坐定,她便转移话题道:“陆大神医还不知道吧?现在皇上正在欣太妃那边用午膳,太妃娘娘特地留了宰相府的大千金。说不定皇上就在那里午歇了~想来。您也是有过孩子的人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神医不如猜猜看?”

王紫陌笑的春风得意。

她这份嫉妒倒是坦坦荡荡。

至于相府的大千金……申子骞要是有那个心……

陆钏嘴角微微勾起,略微思索,缓缓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王姑娘似乎心悦我家夫君?后来他换身份做了大将军王姑娘更是不愿离其左右……然而——我家夫君却仍对我情有独钟,王姑娘,身为他的妻,我也很无奈啊!你说,你都如此深情了,相府千金如何比得你?”

“陆钏!你!”

这话算将她里里外外全骂了个遍!

一股羞愤欲死的感觉斥满全身,王紫陌的脸色相当难看。

砰的一声站起,冷笑一声:“倒比陆小姐好,说是为申大哥生了一双儿女,可到现在却只能被下人奴婢称一声小姐。呵呵!若是苏帝还在,我也该称您一声娘娘的!所以——再无论如何,我也比您干净!”

陆钏袖下的手微微收紧。

曾委身于苏帝名下,哪怕紧紧一个虚名,也是她内心不能触碰的伤痛!

在知秋惊恐担忧的目光中,陆钏镇定的深吸了一口气,悠然一笑。

“然后呢?孩子仍旧是他的孩子。临别时如此,再相逢亦是如此。”

不问过程,她只看结果。

王紫陌没料到,陆钏小小年纪,定力却不小,可她说的没错,她也觉得,有时候不一定是贤良的女人才最招人喜爱。

可那个人为何不是她呢?

陆钏静静的看着王紫陌脸上的神色变来变来去。

陆钏对自己很有信心,论样貌身段,她不输名门闺秀。论才情智慧更是少有人能匹敌!她也不是小绵羊,否则不会在苏帝面前完好无损。

一个女子才貌双全,气魄和魅力能够做到如此的,除了历史上的皇后太后,怕是没有几个能比过她了。

此时,院落里传来声音。

两人间的气氛有所缓和,王紫陌将期盼的视线投向院外。

申子骞身后跟着一个蓝衣女子。

看年岁,应该是和知秋差不多大小。

王紫陌转头看向陆钏的眼底滑过一丝讥讽。

进屋,申子骞对王紫陌没什么好印象,直接走到陆钏身旁,只低头:“用过午膳了吗?”

暖暖的气息扑散在面庞,不等陆钏回话,回过头训斥知秋:“临走时怎么说的?钏儿身子不适,不宜见人!”

陆钏撇嘴,不宜见人,那干嘛把面前这个姑娘带回来?

看那姑娘眼珠子不住的往申子骞身上瞟,就知道人家姑娘这是对他有意思了。

陆钏心里有些吃味,才刚回宫,两个吃奶的小娃不懂事就算了,老的给她找不快,现在大的也要给她添堵!

她招谁惹谁了?

好想把他那副丑面具给他戴上,然后再给他架上个拐棍!

陆钏坐在位子上,静静的笑,柔声道:“去姑祖母那里一趟,就带回来个美人儿?”

这话是对申子骞说的。

张婷绾不好意思的笑了,行了礼,奉上一双上好的碧玉送给小公主和小太子。

申子骞见陆钏端端正正的坐着,可是柔柔的话语里分明带了股酸味儿。

耳根微红,心里甜甜的,一双俊朗的眼睛盯着陆钏那明丽的双眸挪不开眼了。

她吃醋,他自然高兴,还有飘飘然不知所以了!

其实,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还肯为他把两个孩子安然无恙的护住,他已经感恩戴德了!

不辞而别假死一事,让她的人生凭白起了不少波折,听民间的风言风语,他又何尝不曾替她痛苦过。

这辈子是他亏欠她太多,他原本不敢奢望其它。

本以为,此生也就只做对萍水夫妻。

可如今看陆钏眼中含着的些微嗔怒和醋意,他的心瞬时从冰天雪地走到春暖花开!

陆钏胸口有些郁结,申子骞这厮却不说话,转头一看,就见他眼含情意,绵绵的看着自己!

这呆子!

而一旁的蓝衣女子见申子骞臊的耳根微红,以为是申子骞默认了陆钏的话踟蹰着不知怎么开口,便低头一脸娇羞,兀自觉得甜蜜起来。

那姑娘的羞怯,陆钏看破却不点破,只缓缓说道:“不知姑娘姓字,你们也没个说道的。只一个面红,一个耳赤,这倒是一副好哑迷!”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