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1章,禁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申子骞这口气已经让欣太妃不满了,却也没有立刻就发作出来。想来定是陆钏,在子骞耳旁说了些什么。

这样想着欣太妃的脸色就冷了下来,子骞当上皇帝了,就以为她一个药商出身的女子可以稳坐皇后之位了?

也不看看她的身份,她当皇后,那些大臣怎么办!

屋子里面的陆钏刚换好衣衫,奶娘怀里的孩子就醒了,似乎是知道哥哥在欣太妃的怀里,她也不满意了,小脸一皱就要哭出来。

奶娘轻拍了拍孩子,低声笑道:“娘娘一手仙医妙术,平息了瘟疫,如今又为皇上添了一双儿女,等下欣太妃定是要重重的赏赐娘娘——”

陆钏也只是听着笑笑,赏赐与否并不重要。

“孩子给我吧。”陆钏抱过孩子,身后的知秋上前帮她整理了衣衫,这才带着老二出去了。

陆钏给欣太妃施礼。

欣太妃却不动声色的把手中孩子孩子交还给奶娘,淡淡的对陆钏抬手,靠在椅背上对申子骞道:“哀家知道皇上仁心宅厚,罢了,咱就暂且不提他的事。”欣太妃主动转移了话题,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断不能让无关紧要的人伤了他们祖孙之间的和气。

但也只是面上如此说而已,背地里如何做那就不是旁人能插手的了。

前梁朝灭亡,她能够护住弟弟的安全,并笼络住那些老臣,靠的就是深深隐藏的心计和耐力,所以杀个过气的丧门犬并不是什么难题。

欣太妃的话音落下,门外岐伯身旁的一个人立刻闪身出去了。

陆钏耳聪目明,她都能感觉到门外的变化,申子骞自然也感觉到了。

欣太妃和以前那个在屋子里吃斋念佛、平心静气的老太太不一样了。

在地上拖着长长的繁琐服饰,头顶盘着象征权利和地位的高不可攀的发髻,画着浓淡相宜的粉妆让她看起来似乎只有四五十岁,而微微挑起的眼尾不威而怒,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

其实,相由心生不是没有道理。

一切皆有缘由,欣太妃恨苏家的人也无可厚非,陆钏身为一个局外人根本没有资格劝说什么。

就看申子骞心里怎么想了,说到底他跟苏家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相反,爹娘以及忠心耿耿的霍家,也就他祖父家却被苏家的人满门抄斩。

申子骞语气轻轻的:“听说姑祖母近来身子不好,还是让钏儿来为姑祖母把一下脉吧。”

欣太妃抬眼看了一下陆钏:“这到不必,宫里还不缺大夫!倒是陆钏刚生产完,加上瘟疫的事情,这月子坐不好指不定要落下什么病根。陆钏哪,听祖母的话,接下来这一个月你哪里都不要去,就在这宫里好好的养身子!”

陆钏对上欣太妃的视线,其实她对自己的身子很清楚,是需要调养一阵子,可是真得不需要这么久!

她在外面自在慣了,现在欣太妃开口就要她在这宫里待一个月,陆钏的心里就有些排斥。

申子骞到不觉得什么,知道钏儿肯定不愿意,温声道:“钏儿就听姑祖母的吧,你确实累了,这段时间就在这宫里好好的将养身体。”

陆钏平静的点头谢恩。

欣太妃看见孩子后并没有太多欣喜,连看她的眼神都淡淡的……

陆钏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主动过去抱过自己的孩子。

“妾身先行告退……”

欣太妃挥手,申子骞却敏锐的察觉到了陆钏的一丝失落,正要叫住她,欣太妃便开口了。

“咱们祖孙许久未见,你来陪哀家说说话。”欣太妃一面说着一面起身:“你这里的软塌不如哀家那里的舒服,子骞,陪哀家回宫!”

陆钏站在窗前,远远的看他们离去,知秋正在铺床,小声的嘀咕道道:“太妃娘娘才过来,怎么就又走了?”

陆钏面色平静的转身:“知秋,叫人留意一下太妃那里的动静。”

——

欣太妃的慈宁宫。

“紫鹃,备饭菜,皇帝留在这里一起吃吧。”欣太妃对自己身边的大宫女吩咐了一声,然后示意申子骞坐下。

很快,宫人们鱼贯而入,将准备好的饭菜端了上来,屋子里面顿时溢满了香气。

申子骞神色孤疑,眼中有一丝不悦:“姑祖母不是叫孙儿来叙叙旧吗?钏儿还在宫里等着我,既然要吃,那就叫钏儿一起!”

欣太妃淡淡一笑,亲自将他拉过来吩咐他坐在桌子跟前,拍着他的肩膀徐徐的说道:“子骞哪,你也是当皇帝的人了,便是跟陆钏也不能用“我”,要自称朕!”

申子骞淡淡道:“姑祖母,在钏儿面前不用见外。”

欣太妃自顾自的转过去,对立在身旁的一位蓝衣女子招手:“来来,绾绾,快来给子骞斟茶。”

申子骞蹙眉。

往日里欣太妃对他最是疼爱不假,可是今日却觉得怪异了许多。

欣太妃不许他在钏儿面前自称朕,却能在别的女子面前亲热的称他为子骞……

申子骞心里已经有三分不爽,欣太妃再说什么他也没有听进去,对面前这位蓝衣女子更是看也不看,权当是哪儿来的宫女丫鬟了。

“张宰相可是朝中的老元老了,听说张宰相家教严苛,教子有方,连带着女儿都不一般呢!绾绾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知书达理又是名门之后,子骞啊,哀家把绾绾交给你,你可不能欺负人家!”

“砰!”申子骞猛地站起来,语气坚决的道:“姑祖母,您这么着急的把朕召回来,为的就是让朕纳妾?!”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欣太妃立刻疾声厉色,没想到申子骞竟然为了这个跟她翻了脸。寻常人家都可以三妻四妾,到了他这里难道还想独宠一个不成!

也不看看朝中有多少官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就算不顾及她这个老人,也总得估计祖宗的子嗣吧?

他的子嗣必须跟这些名门望族牵连在一起,江山才牢固!

“绾绾,你不要害怕,哀家给你做主!”欣太妃肯定的说道。

张婷绾站在欣太妃的身后脸色惨白,眼圈微红的看着脚下。

欣太妃示意她继续。

这可不是掉泪的时候!

张婷绾想到父亲耳提面命的话语,忍不住将眼泪咽了回去,换上了一张笑脸。

白的近乎透明的手指握住茶壶,带着些微紧张的给申子骞斟满后,便开始替他布菜,悄悄看向申子骞英俊潇洒的俊容,眼中含着些许羞怯。

申子骞面无表情,一个眼神也不肯施给张婷绾。

“先坐下!难道陪着姑祖母吃一顿饭的功夫都没有?”

申子骞缓缓的坐下来。

“陆钏那边你放心,路途遥远,她最近清瘦不少,是该好好养养身子。”欣太妃说着,有些意味深长。

申子骞眉头蹙的更紧。

“倒是你,多吃些,你看你都饿瘦了~你不是最爱吃尚食坊做的小白菜吗?哀家特地叫他们为你准备的!你尝尝看——”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