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4章 ,水远天高烟水寒(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凌雪依旧留在龙门中小,和林心如,向辉一起,全力以赴开展职业技术学校的筹建工作。

孟乔请了长假,田云涛给了他半年假期,帮助凌雪筹办学校的事宜,只有部队有特殊任务的时候,他才会回到部队去履行他作为一名军人的职责。

这段时间,凌霜和江天也经常来到了龙门中小为凌雪出谋划策。凌霜告诉凌雪,作为蓉城市农业银行对乡村教育的支持,颜华已经想办法给他们批了一百万无息贷款,不久后这笔贷款就能发放到位。

江天的酒楼已经重新上市,江天实地考察了龙门中小周围的几个村镇,为了支助这些贫困的乡里孩子,江天主动拿出五十万帮助孩子们购置电教设备,并慷慨表示,等这些孩子毕业以后,他要高新聘请他们去他的酒店工作,把他们培养成高级酒店管理人才。

凌霜告诉凌雪,她已经联系好了她当年的几个大学同学,等职业技术学校建成之后,他们会来这里义务支教一段时间。另外,凌霜还通过当年的导师,和蓉城师范大学达成协议,由师范大学为他们培训一批专业教师。

凌雪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对凌霜说:“那太好了,姐,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消息。当初景昊最担心的就是师资问题,这下我可以放心了。”

“景岚是我父亲,景昊是我弟弟,完成他们的遗愿,继承他们未竟的事业,是姐义不容辞的责任。”凌霜的眼圈红了,“所以这段时间,我会留下来和你一起做好学校的筹备工作,直到学校走上正轨。”

江天一听凌霜说要留下来,立刻表示反对,“霜,我答应你,我能帮的一定会帮,出多少钱我都愿意。可是,你能不能不要留在这里?我……”

凌霜打断江天,“江天,我只是暂时留在这里帮帮小雪,等学校的工作走上正轨,我就回来陪你。”

江天舍不得凌霜,却又不敢惹她不高兴,只能拉起她的手,轻轻地央求她:“可是,我不想和你分开。”

孟乔搂着凌雪,笑着对江天说:“姐夫,你不想和姐分开那还不简单?你看看我,现在是工作媳妇两不误。”

“孟乔,我哪有你清闲啊,你是不知道,我的公司刚刚上市,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事情都在等着我去收拾,饮食行业不像别的行业,稍有不慎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江天愁眉苦脸地说,“上一次我已经栽了一个大跟头了,我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姐夫,你放心吧,我知道你比婷婷还离不开我姐,我不会让我姐留在这里的。”凌雪笑着对江天说,“再说,你都帮了我这么大忙了,我怎么好意思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江天立刻凑到凌雪面前,眉开眼笑地对她说:“姐夫就知道,还是小雪心疼我。”

“姐夫,要心疼你找姐姐疼去,小雪可是我孟老虎的。”孟乔立刻挡在江天面前,跋扈地把凌雪拉进自己怀里,“小雪心疼我还心疼不过来呢,至于别的男人,都给我滚一边去。”

“嗬,孟老虎就是孟老虎,就是霸气!”正说笑着,凌飞长发飘飘,拉着景思的手突然从外面飘然而至。

孟乔纵声一笑:“那是,我要是连我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是孟老虎吗?”

“姐夫,你这话我凌飞爱听。我这两个姐姐,在我凌飞心里,那可都是天仙般的人物,也是天使般的人物。”凌飞一手揽着凌霜,一手揽着凌雪,眼睛却斜睨着江天,“谁要是敢欺负我这两个姐姐,我可不管你是特种兵,还是总经理,我凌飞的拳头可不认人。”

“嗬,小飞,你小子口气不小!”孟乔呵呵一笑,走到凌飞身边,把凌雪拉到自己怀里,轻轻握了握凌飞的小手,凌飞立刻怪叫一声,“姐夫,姐夫,小弟不敢说你,不敢说你!”

“小飞,姐夫知道,你说的是我,可是俗话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你也不能老是揭别人老底,你说是不是?”江天马上走到凌飞身边,也把凌霜拉到自己怀里,指着头上的一道小疤痕对凌飞说,“再说,我好歹还是你姐夫,你小子上次下手也太狠了吧?你看你姐夫这么英俊潇洒一个人,差点就被你毁了容了。”

想起江天上次干的混蛋事,凌飞依旧毫不容情,“毁容?你下次要是再敢这么对我姐,我迟早要你的命。”

凌霜马上制止他:“小飞,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也不小了,也该改改你这臭脾气了。”

凌飞笑道:“姐,你这可不地道啊,我什么时候胡说八道了?我这可都是为你好。”

凌雪知道凌霜不想再旧事重提,连忙转换话题,“好了小飞,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你和思思不去医院好好照顾韩阿姨,跑这里来干什么?”

孟乔想起韩素梅和唐正义,连忙问景思,“对了,景思,你妈妈和你继父好点了没有?”

景思感激地望着孟乔:“姐夫,上次的事情谢谢你了,现在我妈妈已经痊愈出院了,我继父也恢复得很好,他现在像变了个人似的,把我妈妈照顾得很好。”

孟乔说:“那就好,今后有什么困难不要硬抗,我们都是一家人,只要能帮的,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

江天走到凌飞和景思身边,面上微有愧色,语气却很真诚,“是啊,我们都是一家人,姐夫过去是有过错,但是我相信你们能够原谅姐夫。今后你们有什么难处,别忘了姐夫,只要姐夫力所能及,姐夫一定在所不辞。”

“好,姐夫,你这话凌飞爱听,刚才弟弟多有得罪,对不起了。过去的一切,从此一笔勾销,谁要是再提,谁就是王八蛋。”凌飞在江天肩头重重地拍了一掌,随即嬉皮笑脸地转向众人,“姐,姐夫,我和思思今天来,是有一个特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凌雪了然地扫了凌飞一眼,走到景思身边,把她抱进怀里:“你小子能有什么特大的好消息?你是要给我们开一张特大的红色罚款单吧?”

“姐,别提钱,咱都是亲姐弟,提钱那多俗气啊?”凌飞从凌雪手里夺过景思,把她抱在胸前,“思思,你看看,就我这两个姐姐,两个姐夫,这可都是我最亲的亲姐姐,亲姐夫啊。我们结婚,中央空调,家庭影院我想他们肯定拿不出手,怎么着也得给我们弄个花园洋房双层别墅什么的才好意思吧,当然最好是带空中花园游泳池那种,我们也好在我们的新婚蜜月里赏赏花洗洗鸳鸯浴什么的,你说是不是?”

景思俏脸一红,“凌飞,就你不俗气!就你好意思!”

凌霜和凌雪同时伸出手来,一人揪住凌飞的一只耳朵,“凌飞你就做梦吧你!”

“思思,救命啊!”

“哈哈哈哈!”

欢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转眼又是大半年过去。这天傍晚,凌雪正悠闲地坐在秋千架上,望着天边火红的夕阳和邵杰在微信里聊天。

邵杰突然在那边问她:“小雪,我怎么看到你好像是在部队里?你那边晚霞很好吗?你是不是又坐在秋千架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学校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

凌雪笑道:“终于被你看出来了,我和孟老虎今天刚刚从龙门回来,孟老虎现在正在忙着准备烛光晚餐迎接他媳妇的凯旋归来呢。”

邵杰对凌雪说:“让他折腾去吧,你快和我说说学校的事情。”

凌雪笑着说:“感谢各位领导,老师,朋友们的大力支持,职业技术学校今天终于胜利竣工了。邵杰同志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学校的历史丰碑上。另外,鉴于凌雪同志在这次学校筹备工作中的突出表现,在林校长,向主任以及龙门中小一千多师生的强烈要求下,原定的景昊中学正式更名为景凌中学。”

邵杰笑起来:“景凌中学,好名字啊!”

凌雪望着邵杰身后一望无垠的沙海,莞尔一笑:“邵杰,你怎么样?一个人走了这大半年,去了那么多地方,你打算就这样一个人孤孤单单走下去?”

“一个人有什么不好的?小雪你看,看看我这身后,这落日,”邵杰站起身来,用手机对着天边的一轮红日,“这才是真正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啊,很美,很壮观,是不是?”

“邵杰,你别转换话题,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凌雪嗔怒地望着邵杰,“我告诉你,今天学校竣工,那个军报记者程珊珊也来了,她可是还在等着你呢。你最好早点给我回来,否则,你就是走到天涯海角,我和孟老虎也得把你给绑回来,你信不信?”

“好了,小雪,你就别管我了,离开部队这么久了,你快让我看看,你让我看看那边的落日,”听到邵杰的话,凌雪从秋千上站起来,绕着门前转圈圈,邵杰从镜头里看到这熟悉的一切,在那边大声呼喊,“对,对,就是这样,你让我看看那夕阳,那晚霞,还有,你的秋千,沙坑……咦,那泥猴子是谁?是我儿子吗?儿子,快过来让爸爸看看,我儿子又长高了,壮了,也黑了,叫爸爸,儿子,叫爸爸!望着爸爸干嘛?你不会几个月不见,连爸爸都给忘了吧?”

“爸爸!爸爸!”孟雨玩得一头一脸的沙子,小脸跟个泥猴子似的,望着镜头中的邵杰,首先还一脸的欣悦,很快他小嘴一瘪,鼻子里带着浓重的哭音,“爸爸,孟雨好想你,你到哪儿去了?你怎么老也不回来看孟雨啊?”

“儿子,好儿子!”邵杰眼圈一红,“爸爸也好想你,好想你,儿子。”

孟乔从房间里走出来,凑到镜头前对邵杰说:“想他你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回来?我可告诉你,秦峰可放出话来了,他和邢大姐下个星期就要举行婚礼了,如果他的婚礼你都敢不来参加,秦峰那狗脾气你可是知道的,等他逮到你,他还能不阉了你?”

邵杰笑着说:“孟老虎,今后你少在老子面前老子老子的,现在老子可是天高皇帝远,天皇老子也管不着。秦峰怎么啦?秦峰管得着老子吗?要不是看在邢大姐的面子上,老子才懒得回来看你们这帮鸟人。”

孟乔笑着说:“你小子这才算是句人话,你可记住了,趁早给老子滚回来,下个月老子可带着儿子媳妇度蜜月去了。”

“度蜜月,度蜜月了不起啊?”邵杰一脸的不屑,随即把目光深深看向凌雪,“小雪,你可给我记住了,孟老虎要是再敢抛下你走人,我分分钟回来带你走。”

邵杰说完,头也不回地朝着沙海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拿起玉箫,幽幽地吹起李后主那首《长相思》:“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全书完)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