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1章 ,我来这里陪着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凌雪浅浅地笑了笑:“邵杰,你还不了解孟老虎的为人?他既然已经跟来了,你又把孟雨留在他身边,见不见,还由得着我吗?”

邵杰不敢置信地问:“你是说,孟雨他会出卖我?”

“他是他儿子,你说呢?”凌雪苦笑,“你相不相信,不要十分钟,孟老虎一定会找上门来。”

“小雪你想多了,孟雨虽然是他儿子,可他也是我儿子,从小我就让他把保密条例背得滚瓜烂熟了,他肯定不会说出去。”邵杰笑着,胸有成竹地说,“你看这几个月,孟雨不是严守秘密,做得很出色吗?”

“不是孟雨严守秘密,是孟老虎根本就没有认真逼供。”凌雪给邵杰倒了一杯热茶,“他也不是真的找不到我,他只是不想逼我。经过了这么多事,我们都需要好好静一静,好好梳理一下我们的感情。”

“小雪,你也已经在这里陪了景昊这么长时间了,该回去了。”邵杰静静地望着凌雪,望着她稍显憔悴的面容,“你苦等了他三年,他也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回到你身边,你们还有什么感情需要梳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邵杰,不是我非要这么矫情,你知道我对孟乔的感情,我也舍不得跟他分开。”凌雪走到窗边,望着窗外掩映在青松翠竹,幽兰墨梅间的那一抔新土,“只是我欠景昊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无论我怎么做,他对我的这份情,我这辈子都已经还不起。”

“小雪,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景昊对你的这份深情,的确是感天动地。”邵杰也站起身来,和凌雪一起并肩站在窗前,“可是纪念有很多种方式,只要你心里有他,记挂着他,你不一定非要守在这里陪伴着他的。”

“邵杰你知道,我留在龙门,不仅仅只是想陪着景昊。”凌雪静静地笑了笑,几个月过去,尽管说起景昊,她的心里依旧有着刻骨的疼痛,可是凌雪知道,景昊不希望看到她难过,所以她必须快快乐乐的,让他放心,让他安心。

凌雪把目光延伸开去,投向山脚下拔地而起的一间崭新的校舍,“景昊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在龙门建一所职业技术学校,让这些山里孩子终有一天能够走出这茫茫大山,找到一条最适合他们的出路。景昊壮志未酬,所以我才要留在这里,我要亲自为他完成这个未竟的心愿。”

邵杰也把目光投向山脚下,望着青山绿树间新修的校舍,他岂能不知道这几个月凌雪付出的艰辛?

邵杰把目光收回来,怜惜地望着凌雪:“可是,你要为景昊完成心愿,也不一定非要住在这里,更不应该瞒着孟乔。你可以和孟乔一起,想办法在资金上多帮帮林校长他们,有时间就随时过来看看,这样两不耽误,不是更好吗?”

“邵杰,我没有成心想瞒着孟乔,只是他这个人的性情你了解,以他的霸道,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他肯定不会让我这么辛苦亲自来办这件事。”凌雪淡淡一笑,对邵杰解释,“可是我只有亲自为景昊做点什么,亲自看着景昊的学校建起来,我才能安心,才能稍稍减轻一点对他的愧疚。”

邵杰不再说什么,凌雪说得没错,如果孟乔知道凌雪是想替景昊办学校,孟乔一定舍不得她这么辛苦,他一定会用自己的方式,抢着为她去完成这个心愿。

而对于凌雪来说,亲自为景昊建起这所学校,不仅仅是为景昊完成一个遗愿那么简单,她是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景昊的一种追思,一种愧疚,一种怀念。

所以这所学校的一砖一瓦,一桌一椅,她都希望自己亲自去挑选,亲自去参与其中。

邵杰问道:“那现在学校的进展怎么样了?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

凌雪笑了笑,回到房间里给邵杰重新续上热水,“景昊离开的时候,教学楼已经开始动工,现在教学楼基本上竣工了,接下来就只要再砌一栋新的学生宿舍和教师宿舍,就可以和龙门中小连成一片了。如果要置齐所有配套设施,完全交付使用,大概还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吧。”

邵杰也回过身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环顾了一下这间简陋的木房子,“小雪,你为景昊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这看看就要入冬了,天气越来越冷,你住在这地方不合适。既然孟乔已经找到你了,你还是尽早跟他回去。学校的事,你还是应该交给林校长他们,不必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放心吧邵杰,我没你想的那么娇气,这件事既然我做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凌雪在邵杰对面坐下来,笑着对他说,“所以不到新学校落成的那一天,不亲自看到职业技术学校的牌子挂起来,我是不会跟孟老虎回去的。”

“那好,既然你不肯跟孟老虎回去,孟老虎就到这里来陪你。”正说着,孟乔一手抱着孟雨,一手捧着一束洁白的百合,面色冷峻地出现在门口。

尽管只是短短几个月没见,尽管几乎天天都能在邵杰的视频里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消息,望着卓然挺立在面前的孟乔,凌雪的眼眶还是没来由地湿润了。

“华雄,今天你休想带走小雪!”

“小雪,我不许你跟他走!”

“就算今天我救不了你,我也会陪你一起死,我们来生还做夫妻,我还要娶你做媳妇!”

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景昊一直责怪孟乔没有保护好她,不该把她和孟雨单独留在家里。可是景昊不知道,如果要孟乔选择,他一定宁愿自己去死,也绝不会让她和孟雨有任何危险。

所以一听说华雄逃了出来,孟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马上从她和孟雨身边走开,他只想离他们远远的,不要他们受到任何牵连,不要让华雄有机会找到他们。只是命运天作弄,他没有想到华雄偏偏找她和孟雨下手,得知她和孟雨落到了华雄手中,他一定比任何人都难过。

景昊的牺牲,令她痛不欲生,华夏的离开,孟乔又何尝不是肝肠寸断?可是自从那天景昊和华夏突然遭到意外,她和孟乔就没有在一起说过一句话,突如其来的悲痛让他们没有时间在他们最需要对方的时候相互取暖,他们只能各自承载着各自的哀伤,独自疗伤。

看到凌雪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不说话,邵杰故意笑着提醒她:“小雪,还真被你说准了,真的是十分钟不到,这家伙就找上门来了。”

凌雪听到邵杰的调侃,没有再为难孟乔,她只是默默地接过孟乔手中的百合,笑着问他:“你是怎么严刑逼供,才让孟雨投敌变节的?”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投敌变节?我儿子这就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弃暗投明好不好?”孟乔见到凌雪绽开笑颜,这才哈哈一笑,顺势把凌雪掳进怀里,一家三口在经历过人生最大的艰难之后,终于又一次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你也不想想这小子是谁的种,我要是连这小子都收拾不了,我还是他老子吗?”

孟雨认真地说:“妈妈,孟雨没有投敌变节,孟老虎爸爸说,演习正式结束了,景昊叔叔和邵杰爸爸都是蓝军的卧底,是大坏蛋,是来抢孟雨的妈妈的。我们最后的任务就是抓住大坏蛋,抢回自己的妈妈,所以孟雨就把孟老虎爸爸带到这里来了。”

邵杰站起身来,一把从孟乔怀里抢过孟雨,严肃地问,“臭小子,爸爸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他说爸爸是卧底你也相信?你见过有爸爸这么好的大坏蛋吗?”

孟雨挺直身子,向邵杰举起右手,“报告邵杰爸爸……”

孟乔闻言,目光犀利地看向孟雨,重重地哼了一声:“嗯?!”

孟雨立刻改口:“报告邵杰叔叔,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孟雨不能违抗首长同志的命令。”

邵杰用手点了点孟雨的鼻子:“好小子,你刚才还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呢,这才几分钟,你就背叛爸爸了?”

孟乔把孟雨抱过来,笑得那叫一个嚣张跋扈:“怎么?你不服气啊?不服气自己种一个出来啊,拿老子的儿子撒什么气?”

“孟老虎,你就嘚瑟吧你。”邵杰立马起身,笑着向凌雪告别,“小雪,看来这里没我什么事了,我这个假卧底自然斗不过人家真卧底,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邵杰,山路不好走,你路上注意安全。”凌雪把邵杰送到门外,把围巾给他带上,笑着叮嘱他,“还有,下次来的时候,不要再给我买这么多东西,这几个月你为龙门中小这些孩子,已经花了不少钱了,我替孩子们谢谢你。”

邵杰停下脚步,意味深长地望着凌雪:“小雪,我们之间,用得着说这些吗?”

“好吧,我不跟你说这些。”凌雪微微一笑,“可是,我不管你爱不爱听,你自己的事,我不许你再回避,有合适的女孩,你必须好好考虑考虑了。”

“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吧,珍惜眼前的幸福,别再固执,我和景昊都希望你快快乐乐的。”邵杰笑容清浅,眼中却掩不住一丝落寞,“好了,孟老虎都已经来了,我在这里瞎操什么闲心?走了。”说完,邵杰头也不回地朝山下走去。

凌雪呆呆地望着邵杰略显孤单的背影,不禁有些愣怔。

“他和你说了些什么?这么依依不舍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孟乔来到了凌雪身后。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