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7章 ,你怎么这么傻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邵杰一边向凌雪靠近,一边笑着对她说,“小雪,孟雨我已经托付给你姐姐照顾,你可以放心。如果今天我们救不出你,我邵杰也陪你一起死,下辈子,我不会再让着孟老虎,我会和他拼死抢你!”

秦峰慢慢地挨近华雄,笑着告诉凌雪:“妹子,哥哥要请你原谅,景昊这小子真他妈是个犟种,无论我怎么劝,他死活就是不肯去医院,非要回来和我们一起同生共死。”

“小雪,三年前,我已经输给孟乔一次,这一次,我岂能再让他赢我?”景昊站在不远处,嘴角还残留着血痕,眼里却漾着坦荡的笑意,“小雪,这辈子我没能和你在一起,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全力以赴,绝不容他再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集体告白呢?退下去!退下去!孟乔,如果你不想他们都跟着你一起陪葬,你马上叫他们退下去!”华雄死死地扣着凌雪,高举着手中的遥控器,歇斯底里地叫嚣着。

这一刻,华雄的心里充满了恐惧,邵杰,秦峰一左一右从两边围上来,景昊傲然挺立在他的对面,孟乔在前方虎视眈眈,在这间空旷破败的办公室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是孤家寡人,就连自己一心维护的亲妹妹,也口口声声让他放手,指责着他的一意孤行。

如果没有华夏,华雄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他看得出来,他们虽然故作轻松,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带着一种别样的情意,在乎着他手中的凌雪,都愿意为她舍弃自己的生命。

所以他只要牢牢地把凌雪控制在自己手里,不管他们有多少人,不管他们如何视死如归,如何深情款款,只要他不放开凌雪,他们绝不敢轻举妄动。

即使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他还有一颗定时炸弹,只要他把手中的红色按钮轻轻一摁,他们所有伪装的强硬、无畏和深情,都将在一声巨响后灰飞烟散。就算为此搭上自己一条性命,以他一个人的生命换他们这么多人的性命,他也值了。

可是,华夏突然来到了他身边。华夏是他唯一的妹妹,这些年他出生入死,就是为了这个妹妹。这一次他冒死逃出来,也是为了给妹妹一个交代,给她一个衣食无忧的美好未来。为此他不惜铤而走险,抢劫了一辆银行的运钞车,给妹妹留下了一大笔财富,他岂能看着唯一的妹妹和他们一起同归于尽?

形势千钧一发,华雄明白他能犹豫的时间不多。他知道此时此刻,如果他不答应放开凌雪,华夏不会和他一起离开。

华雄知道孟乔不会为难华夏,天亮在即,窗外已经开始微微发白,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趁着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带着凌雪迅速离开。只要凌雪在他手里,他就还有机会找孟乔报仇。

想到这里,华雄决定暂时不去管华夏,他只是死死地抱着凌雪,借着身后墙壁的遮挡,缓缓地朝门口退却,一边退,一边对华夏说:“夏夏,我把这女人从孟乔身边带走,你自己好好珍惜。”

说完,华雄又把目光投向孟乔,褐眸凌厉地望着他:“孟乔,为了夏夏,就按你老婆刚才说的,我放你一马,带着她走。你让他们都老老实实在一边呆着,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后果你清楚。不过你放心,你女人在我这里,只要夏夏平安,我不会为难她。如果你敢让夏夏受一星半点委屈,你知道我华雄的本事,我一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华雄,今天你休想带走小雪!”孟乔纵身一跃,挡住华雄的退路,景昊站在门口,拦门而立,邵杰和秦峰也迅速趋前一步,形成对华雄的合围。

“你们再动一下试试!”华雄的手骤然一紧,凌雪痛叫一声,口中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小雪!”孟乔心中一痛,不得不控制着自己汹涌的情绪,立刻顿住身形。邵杰和秦峰也只能默默地站住不动。

“孟乔,你别瞎逞能了,只要他肯放了小雪,他想要什么,你们尽量满足他。否则小雪若有个什么好歹,我饶不了你!”景昊心疼地望着凌雪,他心里依然责怪着孟乔不该把凌雪单独留在家里,这才让凌雪受到这样的折磨。

华雄斜了景昊一眼,张狂地扬起脸来望着孟乔:“还是这小子说的话听着入耳,只可惜现在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就要这个女人。孟乔你有本事,你害死了郭瑞,带走了夏夏,杀了我那么多兄弟,把我弄成了孤家寡人,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心头最爱的滋味。今天我就是死,也要和她死在一起,黄泉路上有她陪伴,我华雄也不寂寞了。”

“哥哥,你疯了!”华夏绝望地望着华雄,挺身拦在他面前,“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执迷不悟吗?你已经躲躲藏藏过了十多年,你还想再东躲西藏过一辈子吗?你快放开凌雪姐姐,我让孟乔给我们一条生路,夏夏和你一起走。”

“夏夏,你走开,你这样拦着哥哥,你会害死哥哥的!”华雄微微一愣,凌空一跃就要带着凌雪跃出门去。

就在华雄微一愣神的一瞬间,孟乔已经腾空而起。在华雄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孟乔右手一勾劈手夺过他手中的遥控器,紧接着,孟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凌空一脚朝华雄横扫过去。趁着华雄腾空闪避之际,孟乔的左手倏然探出,看似轻巧地一拉一扯,凌雪妥妥当当地落进了他的怀抱里。

这一切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完成,华雄猝不及防,正要回身来抢凌雪,邵杰和秦峰一左一右,同时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在了他的头顶。

听到里面的动静,早已埋伏在门外的莫非和一中队的几名战士端着冲锋枪一拥而上,远处警笛长鸣,孟海澄和孟瑶带着公安特警迅速朝这边合围过来。

“媳妇!”天边第一缕晨曦升起,孟乔脱下身上的外套,紧紧地拥着凌雪,在她唇上印上忘情的一吻。

景昊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含笑带泪望着晨曦中那一双紧紧贴合的剪影,这个噩梦般的夜晚,终于就要过去,光明即将来临。

华夏走到孟乔身边,扑通一声跪在孟乔面前,泪流满面地肯求他:“岩尖,夏夏求你,免哥哥一死。”

“华夏,你快起来。”孟乔这才放开凌雪,俯身来扶华夏,华夏却直挺挺跪在他面前,痛哭失声。

“夏夏,不许你求他!”仿佛晴天一声霹雳,华雄突然仰天一声狂啸,奋力挣开身上的绳索,一把抢过莫非手中的冲锋枪,“哥哥今天要为你报仇雪恨!”

“哒哒哒哒”几声枪响,一梭子弹直直地朝着孟乔和凌雪射来,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

“小雪!”千钧一发之际,景昊纵身一扑,飞身挡在凌雪面前,子弹从他的胸前穿透,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他洁白的体恤,如朵朵盛放的蔷薇。

几乎就在同时,华夏从地上一跃而起,如张开羽翼的蝴蝶,轻盈地跌落在孟乔怀里,洁白的裙袂上绽开一片绚丽的嫣红。

“景昊!景昊,你醒醒,你醒醒景昊!你别吓我,你别吓我啊,景昊!”凌雪抱着脸色惨白在她怀里沉沉睡去的景昊,她拍打着他清俊的脸庞,大声地哭喊着他的名字。

凌霜闻讯赶了过来,扑在景昊身上泣不成声。凌飞,景思都来到了景昊身边,景思摇撼着景昊大声哭喊。

这时,门外传开了韩素梅的哭声,紧接着韩素梅在唐正义和颜华的搀扶下来到了景昊面前。

许久许久,景昊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艰难地抬起眼来默默地扫视了凌霜,景思和凌飞一眼,望着韩素梅轻轻地说了一声:“妈,对不起。”

随即,景昊将目光定定地锁住凌雪,苍白的脸上渐渐绽开一个开心的微笑:“小……雪,我总算……赢了他……一回。”

说完,景昊带着对凌雪深深的爱和无限的眷恋,缓缓地闭上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

“儿啊!我的儿啊!”看到景昊离开,韩素梅恸呼一声,身子一软,当场就晕了过去。凌霜,景思,凌飞,哭的哭,喊的喊,每个人都悲痛欲绝。

此时的凌雪却犹如麻木了一般,她只是紧紧地抱着景昊渐渐冷却的身体,不声不响,不哭不闹,不说话,也没流泪。邵杰站在她身旁,从后面扶住她,轻轻地劝说她把景昊放下,凌雪却置若罔闻。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凌雪才抱着景昊,重重地捶打着他的身体,从胸腔深处迸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景昊,你这个傻瓜,你怎么这么傻呀?!”

你怎么这么傻呀?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你一直默默地站在我身边,只要我遇到任何危难,你总是挺身拦在我面前,今生今世,你让小雪怎么还你?!

“你怎么这么傻呀?华夏。”这边,孟乔抱着奄奄一息的华夏,同样是肝肠寸断。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