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第4章 孕妇撞人就可以撞得理直气壮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华城。

宽阔的主干道上,清清冷冷的,别说是行人,连一辆的士车都看不见。

透着寒意的秋风扑面吹来,顾念裹紧身上单薄的外套,拖着沉重的步子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萧瑟的人行道上。

在外头晃荡了十多个小时,她此时看起来有点儿狼狈。

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太匆忙,她没带手机,没带钱包,口袋里除了一张五星酒店的入住贵宾卡和几个硬币,什么也没有。

抬头,无意间看到街角有一个电话亭。顾念伸手摸了摸外套里的几枚硬币,加快了步伐。

投币,抓起听筒,她拨通了越洋电话。

“哪位?”电话那头传来慵懒又随意的女声。

“妈,是我。”顾念听着听筒里熟悉的嗓音,吸了吸鼻子,“我被顾远达扫地出门了,你能不能回来接我?”

“什么?”电话那头,林雅芝语气顿时就沉了,“为什么会扫你出门?是不是徐慧珊那个狐狸精教唆你爸的?”

“不是。”

“那怎么回事?你个没出息的丫头!”听着女儿软趴趴的嗓音,林雅芝恨铁不成钢道,“当初是谁说要坚守顾家阵地,不让狐狸精母子得意的?怎么我前脚才出顾家大门,你后脚就跟出来了?”

顾念早就习惯了林雅芝火爆的脾气,轻咳一声提醒道,“妈,你离开顾家已经三年多了。”

“就会跟你妈抬杠,对付狐狸精的时候就成软柿子了?”林雅芝到底心疼女儿,说着说着声音还是柔和了下来,“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顾念握着听筒的手紧了紧,顿了片刻后,才轻声说道,“是我怀孕了。”

“什么?怀、孕?”电话那头沉默了十几秒钟,随后传来林雅芝激动的追问,“你怀孕了?太好了!是男孩还是女孩?”

不愧是自己生的女儿,果然青出于蓝胜于蓝。她当年是十九岁拍电影时与顾远达相爱,二十岁生的顾念,没想到女儿高中一毕业就有宝宝了!

顾念很无语,“妈,你能不说笑吗?我跟你说正事呢,孩子是打掉还是生下来?”

她其实也没有主意,当时对顾远达说要生下来只是气话。她的父母都是名人,如果让媒体知道他们的女儿未婚有子,指不定会在报纸上怎么写呢!

“生!为什么不生?”林雅芝毫不犹豫地说着,思索片刻,突然又道,“对了,你要是觉得一边上大学一边带孩子不方便就过继到我名下,我来养。”

顾念头疼地揉揉太阳穴,“妈,我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林雅芝义正辞严地回道,“不管孩子的爸爸是谁,孩子他妈肯定是你,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说吧,你现在人在哪里,我立即过去接你!”

顾念摸了摸口袋里那张酒店贵宾卡,对她说道,“我等会儿去你常住的那家酒店开个房间,你到了就去前台找我。”

林雅芝挂断电话后,将正在拍摄的广告推迟,又推掉一个通告,然后订了最早的飞机返回华城。

翌日。

林雅芝在酒店接了女儿后,没多作逗留就买了返程机票离开华城。

经过十个小时的航程,飞机终于抵达纽约机场。

下飞机后,林雅芝忽然觉得肚子不舒服,她指了指贵宾候机室,对顾念说道,“念念,你先到里头坐一会儿,我去下洗手间。”

“嗯。”顾念点点头,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她怀着孕,又坐了那么久的飞机,现在感觉胃里难受得要命。

她低着脑袋往前走,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前方有个戴墨镜穿着蓝色休闲外套的男人,疾步往她这边走。

男人一只手推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正在举着手机对听筒说话,也没有注意到她走过来。

‘嘭’的一下,顾念一头撞进男人的怀里。原本不舒服的胃就更加不舒服了,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作呕的感觉如影随行,她顿时条件反射地捂住嘴巴,转身就想去卫生间。

唐绎琛透过墨镜看了一眼撞到自己二话不说就想溜掉的小女人,伸手一下子就扣上她的手腕,“小姐,撞到人连一声对不起都不说就想走人,合适吗?”

“喂!你自己走路不专心,还好意思怪别人?”顾念强忍着胃里的不适,语气当然不算好。

“撞了人,你还有理了?”俊眉一蹙,唐绎琛握着她的手微微加了一分力道。

顾念想要甩开他,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都甩不掉,不由急了,“警告你,我是孕妇,再不松手我就喊人了!”

墨镜后的视线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一度,唐绎琛哂笑,“怎么?有哪条法律规定,孕妇撞人就可以撞得理直气壮吗?”

“你蛮不讲理……唔!”顾念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东西从胃里翻了上来,喉咙口一热,她根本来不及推开男人,‘哇’地一声将嘴里的东西全部吐在男人那身昂贵的外套上。

一股带着胃液的酸气扑鼻而来,唐绎琛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你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他一脸嫌恶地将松开抓着顾念的手,飞快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在地上。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凶什么凶?”看了一眼被甩到脚边的男士外套,顾念用手指将嘴角的污渍拭去,同时皱起眉头瞪向眼前的男人,“大不了赔你衣服!”

视线落在男人线条分明的侧脸处,她没来由地心尖一跳,不知道为什么会涌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目光扫过眼前女生那张依然有些稚气的脸,唐绎琛冷笑,“赔?你赔得起?”这件外套是私人订制款,全球仅此一件。

顾念从小到大生活条件优越,还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四个字。她抬了抬下巴,唇角扬起一抹挑衅,“你倒是开个价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唐绎琛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两个月前的两百五十块钱。

想起那个睡了他还没露过面的女人,他的眉宇间顿时覆上一层寒霜,冷冰冰地报出一个数,“二十五万。”

“二十五万?”顾念顿时瞪大了一双水眸,“靠!你怎么不去抢?”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