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第2章 250块,是给你的遮口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娇小的身体被困在男人手臂与胸膛之间,耳畔只有自己紊乱的心跳和他沉重的呼吸。

“唔(你)……唔唔唔(快放手)……”被吻得很难受,顾念攥着拳头一下一下用力打在男人胸口,可是男人依然纹丝不动。

酒意似乎醒了不少,此刻,她空白的脑袋里只有一个认知。

她的初、初、初吻啊!就这么报销在一个男公关的手里了!

混蛋啊!禽兽啊!

然而,顾念越是挣扎,男人就吻得越凶。半分钟后,醉醺醺的她终于因为缺氧坚持不住,头一歪,就这么在他怀里昏睡过去……

翌日清晨,包厢卧室里。

顾念从醉酒中清醒过来时,清晰得感觉到身体某些地方不对劲。

腰酸背痛腿抽筋,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拆卸重装过似的,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疼。

她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下意识地抬了一下眼皮。

当看到身边还睡着另外一个人时,顾念吓得差点儿从床上滚下去。

她发誓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比眼前看到的事实更加惊悚的事!因为此刻,睡在这张大床另一侧的居然是一个男人!

一个背对着她的男人!

只不过顾念现在整个人都是凌乱的,压根没有心思去确认这个男人长得是圆是扁。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来买醉,为什么会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

顾念紧起眉头,努力回想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记忆却在她喝高了去找厕所那里断篇了。

之后发生过什么,她一点儿记忆也没有!

为什么她会和男人睡在一起?他们昨晚都干了什么?

顾念抓抓头发,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

这个男人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她现在要怎么收场?

摇醒他,打他一巴掌?可是,万一是自己喝高了强上了他呢?

顾念混乱极了,抬手懊恼地敲了敲脑袋。

明明是一杯就醉的量,为什么还要逞能喝那么多?她真是要悔青肠子了!

眼下这个情况,估计该发生的已经发生过了。她只能安慰自己,现在这年头小学生都开始谈恋爱了,她都十八岁了,洒脱一点!

就当是买了个惨痛的教训,以后坚决不喝酒了!

顾念想着,立即翻身下床,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了两步,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床上还在深睡的男人。

咬唇想了想,顾念从口袋里翻出钱包,发现自己的包里除了一堆卡之外,只有两百多块钱。

从里头抽出几十块钱当打车票,她拿过床头柜上的笔在人民币上刷刷刷写了一行小字。

遇到这种事她当然不敢扒男人的脸来看,万一把人吵醒情况只会更加不妙。

不过男公关也挺不容易的,自己总不好意白睡了人家吧?

把写了留言的钱放在枕边,顾念这才提起自己的运动鞋,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房门关闭,她长长舒了一口气,拎着自己的背包飞奔着逃离会所。

而就在顾念走出卧室的时候,大床上原本背对着她的男人忽然翻了个身,面朝门口的方向。

沉目长睫,挺鼻朱唇,侧脸轮廓宛如刀刻,如描如画,眩惑人眼。

这个男人,竟然是如此绝色!

酒店房门关起来的那一刻,沉睡中的男人像是有感觉一般,猛地睁开了双眼,转醒。

入目是两张粉色和一张绿色的人民币,唐绎琛疑惑地挑了一下眉梢,有点恍不过神来。

修长的指夹过那三张钞票,当看清楚第一张钞票上写着的字时,唐绎琛的俊脸顿时就黑了。

粉色钞票上,有顾念留下的一行小字。

——两百五十块,是给你的遮口费!如果敢向媒体泄漏我的身份,你就死定了!

因为这两句挑衅,唐绎琛当场怒气横生,捏着钞票的手指收紧,几乎要把那几张票子生生捏碎。

这个狗胆包天的女人,吃干抹净居然还胆大包天地用两百五十块来侮辱他,真是好样的!

还遮口费?她以为她是谁?

不过不管她是谁,他都不会轻易饶了她!哪怕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揪出来!

两个月后。

顾家。

价值逾亿的豪华别墅里。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打在顾念的脸上,在佑大的客厅里,几乎能听到回声。

这一巴掌真是下足了力气,顾念被打得眼冒金星,一个不稳整个人便摔在地,随即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说!孩子是谁的?”她的父亲顾远达满面怒容,瞪着顾念的双眼中几乎能喷出火来。

顾远达是国际上享有极高知名度的大导演,是远达传媒集团的创始人。

他导演的作品曾经多次获得金狮奖、金熊奖,是娱乐圈所有演员最想合作的导演,没有之一。

现在他寄予厚望的女儿身上发生如此丑事,叫他如何不愤怒?

“不知道!”顾念扯了扯如被烈焰灼烧的嘴角,立即就尝到了一股血腥味。

“不知道?你这个……你这个……”顾远达紧紧绷着一张脸,用力将手里的一张纸甩在她的脸上,“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我顾远达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那张纸轻轻飘地在半空中打了个转,然后落在顾念的脚边,是一张怀孕确诊单。

顾念两个月没来大姨妈,回想起在会所那荒唐的经历,她心里也发慌,所以悄悄去医院做检查,没有想到竟然被确诊怀孕了。

明天就是她去大学报到的日子,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焦虑不安的她昨晚将确诊单忘在卧室的写字台上,结果被进去打扫的周婶发现,这才告知到顾远达这里。

旁边,顾远达的现任妻子徐慧珊怀里抱着只有两岁大的儿子,上前来劝道:“老公,念念她还小,不懂事,出了这样的事,也不能怪她。”

这个女人明着好像是在帮顾念说话,实际上却是火上浇油。

“你闭嘴!”顾念瞪着这个拆散她父母的女人,恨恨道,“我的事轮不到你个外人管!”

徐慧珊原本不过是她爸经纪公司里不入流的三四线小演员,只比顾念大六岁,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成功勾上了顾远达。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