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零七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如规行礼叩拜册封,位份刺耳明皇圣卷尤为醒目,提袍屈膝俯身,敛眸勾唇浅笑。】曹氏接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着让随侍薄赏宦官,三分礼笑,遂将例银纳入暗匣点数入帐。入轩中,后话不提。】

【从后面走来两个太监,抬着一盒箱子放到了钮钴禄官女子的面前】

跪在地上,双手抵在额前,伏身行礼道】臣妾叩谢皇上隆恩!

【行完礼,在婢女眉心的搀扶下起身,命两名小太监去抬那箱子,眉心则将一袋赏银交给宣旨的公公。含笑道】有劳公公了。

对钮鈷禄官女子说】妹妹与我都住在启祥宫,理应互相照顾,所以姐姐今日特命御膳房给妹妹做了一些糕点

正在午睡,便有人前来叨扰。听说是带了糕点进来,便吩咐了眉心去叫杜氏进来】

【点了沉水香,命人上了一盆子冰块】妹妹快请坐,今儿这大热天儿的,妹妹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

进去后,把糕点放在桌上】今日特意到你这,听闻你爱吃这御膳房的糕点,便特意带来了

瞅了那糕点】不知妹妹是从哪里听闻我喜欢吃这些糕点呢?

【拿着绣兰草临溪的宫扇漫不经心地扇着,感受着冰块散发的凉意】天太热,我这食欲也不好,妹妹要是拿些酸杏果脯什么的我还能品尝一二。

【顿了顿,还是那一起一块咬了一口】妹妹下次可别再道听途说了,想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直接问我便是了。

启祥宫——桐纤阁内】【听完钮鈷禄官女子的话后,沉思了一会】姐姐所言极是,妹妹明白了【看向了那绣着兰草临溪的宫扇】姐姐的宫扇真漂亮,与姐姐极其般配

看了一眼扇上的图案,笑道】多谢妹妹夸奖了,我平日里闲来无事便做些针线手工,这扇子我共做了四把,其它三个是雪映绿梅、竹月相辉、燕戏寒菊。

【叫眉心拿了另外三把扇子过来,递到杜氏跟前】既然妹妹带了糕点过来,我也不能失了礼数,妹妹喜欢哪把扇子便拿去。

【殿外稀疏的竹影落在纸窗随风摇摆,蝉鸣也声此起彼伏地传入耳中】对了妹妹,还没有问你是哪家的姑娘呢。

内心喜悦无比,望向那三把扇子,显得有些犹豫】那便谢谢姐姐了,姐姐果然心灵手巧,每把都绣的十分漂亮,妹妹都犹豫了【听到钮钴禄官女子的立即回答,刚才视线还在扇子上的,立马望向她】妹妹叫杜月莹,在这宫中还请姐姐,日后多多关照

瞧着她眼睛一闪一闪地模样,竟让人想起了家中还只有十二岁的妹妹】嗐!妹妹不必客气。

【心下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原来是位汉军旗】你的名字有个月字,不如我就把这柄竹月相辉赠予妹妹你了。

【眉心将扇子送到她手里,又吩咐道】你去把那酸梅汤拿来吧,说了这会子的话舌头都说干了。

启祥宫-桐纤阁内】【接过扇子,再望向鈕鈷禄女子】为何姐姐望向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看见眉心端着酸梅汤过来,连忙跑过去,端起酸梅汤喝了起来】这酸梅汤果然解渴呀,谢谢姐姐【再望向窗外,已是黄昏时】今天与姐姐聊得甚是欢快,不知不觉已过了许久,若姐姐想来探望妹妹的话,不妨去百花阁探望妹妹【再次望向窗外,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转身望向钮鈷禄官女子】姐姐,这启祥宫内还有一位官女子,不如下次我们再一同探望她?不知她是怎样的人?

天边已被火红的太阳染成一片片霞光之色,见她要离去也不多留,揉了揉太阳穴,起身送她到门外】大家都是伺候皇上的人了,自是要多多走动拜访,至于她是怎样的人,我们到时候去了便知道了,那妹妹慢走。

甩帕蹲身然后起身】姐姐所言极是,妹妹先行告退,多谢姐姐今日款待

从莲花池回来后,便从箱子里翻出来一件青雀衔枝装,想着自己没什么登得大雅之堂的才艺,倒不如不如赠予那杜氏】

【便与南心一同来到百花阁外】杜妹妹,姐姐来看你了,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听闻钮鈷禄官女子来了,喜悦无比,马上让她进来并且命丫鬟煮最好的茶来款待她】姐姐快进来,姐姐,今日怎么有空来妹妹这?【望向钮钴禄官女子带来的青雀衔枝装】,姐姐,这是给我的吗?

挽着她的手笑道】妹妹你可真聪明,这青雀衔枝装是我亲手缝制的,这不明天就是中秋家宴了吗,我正好给妹妹穿,希望妹妹可以在宴会上大放光彩。

【随着她一起坐下,将一小银瓶子放在桌上,笑道】妹妹,不瞒你说,我打算明天表演长笛,只是技艺平平,与后宫诸位姐妹自是不能相比。可姐姐你不一样,你是汉军旗出身,自然懂得琴棋书画,若是你日后得了恩宠,记得要照拂姐姐我呀。所以我才将这件衣服送给妹妹,希望你能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接过这青雀衔装后,与钮钴禄官女子一同坐下】姐姐果真心灵手巧,可姐姐您对妹妹期望太大了,从小妹妹对琴棋书画虽有学过,但却只略知一二,大放光彩不说,但圣宠绝对说不上,若妹妹果真获得圣宠,也是借姐姐的吉言【望向桌上的瓶子】姐姐这是?

见她如此谦虚,便道】妹妹不要妄自菲薄,我对妹妹一见如故,让我想起了家中十二岁的小妹。

【随即指着那瓶子道】这瓶子就当是我们姐妹情谊的见证,因为我共有三个,一个送给了我小妹,还有一个在我这里,最后一个便给妹妹你了。不管我们俩以后谁飞黄腾达,都不要忘了彼此。

【说完,自责道】哎呀,我都忘了问妹妹你明天要表演什么了。

结果那瓶子,看了看,要命丫鬟好好收好,然后再次望向钮鈷禄官女子】若妹妹以后飞黄腾达了,竟然不会忘却姐姐对妹妹的好,姐姐对妹妹的好,妹妹铭记在心【听到关于明天的表演,顿了顿,望着那青雀衔装】若姐姐表演长笛,妹妹想自己可表演舞蹈,配上姐姐送的这件青雀衔装,是不错的选择,不知姐姐愿不愿意与妹妹一同表演?见她说要一同表演,拍手称庆】既然妹妹有此意,那姐姐自是愿意。我们姐妹联手,定能赢了她人。

【打趣道】说不定我们两个人都能得到封赏呢!

听到她答应了,内心十分激动】好呀姐姐,只要我们姐妹联手,表演定十分惊艳,说两人都能得到封赏,那定好不过了【可又想了一下,显得有些懊恼】还有一位姐姐她该如何?眉头皱了皱,突然叫道】啊,我想到了,我今天和她逛莲花池,她说她要表演古筝,不如我们三个人一同表演吧。她弹古筝,我吹笛子,你跳舞,真是妙极了!

【挽着她的手道】我们明一大早就去拜访这位姐姐吧,跟她说说晚宴的事

思考了一下她说出的解决方案,连忙拍手叫好】姐姐所言极是,姐姐果然聪慧过人,明日我们便拜访她吧,妹妹还未探望过她【开玩笑道】可能我们三人都会得到封赏呢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瞧了一下外面的天色,道】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现在天色不早,姐姐先回去了妹妹早点休息吧。

见天气尚早,不算太热,便依着昨日的约定,邀杜氏去拜访那郭布罗氏,商量着今晚的家宴】妹妹,我来啦,你都打点好了吗?

听见钮钴禄官女子的声音,连忙跑出来,脸上露出着笑容】姐姐,我已打点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吧。

拉着她的手,一同来到碧桐轩】郭布罗姐姐在吗,我们来看你了。

叫唤了多声,见郭布罗官女子未作答复,对着钮钴禄官女子说道】姐姐难道不在吗?

【对大殿磕了个头】臣妾叩谢皇上隆恩,【对丫鬟说】知道了,【望向后面走了的两个太监】这是?

又是一年中秋家宴,新人们也一批批的进宫了,也不知今晚的家宴上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携着彩兰一起,进入九州清晏,找了个位置,随意坐下】

中秋圆月又浸染了宫里的长街甬道,黑夜里看不到尽头的长街,像是铺上了一层银色的粉末。往日里的幽暗被张灯结彩所点亮,五颜六色的宫灯装饰的宫里的浮华。】

【看着镜中身着吉服的自己,面若桃花,明媚动人,满意之余却添了一抹黯然神伤,再美好的容颜也要锁在重重宫苑之内】

【朱唇轻启】南心,北心,我们走吧。

【漫漫长路,今日却显得格外短暂。这是第一次参加宫宴,心下暗自想着,后宫里的风云变幻从今日便正式开始了】

【到了九州清晏,见已有一贵人在此,行礼道】见过烈贵人,烈贵人中秋金安。

【随即找到自己位子坐下】景阳宫的偏殿内,一名身穿粉色宫服的婢女放下手中的托盘行礼问安。】奴婢给小主请安。

【坐在上首的人闻言向下望去,复不解道】初心,你拿这么些衣裳出来做什么?

【初心面带笑容,邀功道】小主,今日可是中秋家宴,这可是奴婢特意找出来的衣裳,小主穿这衣裳去定能讨陛下欢喜。

【闻得此言,不由失笑出声】初心,本主都不急,你这是操的哪门子心啊。

【初心急道】小主别怪奴婢多嘴,小主进宫已久却很少能见到陛下,今日好不容易有此机会,小主可得好好把握才是。

【闻言很是无奈】好好好,本主听你的就是了。【行至桌前翻看那几件衣裳,皱眉】不过,这几件衣裳太过艳丽了,本主不过一个答应罢了,穿去了怕是招祸。【沉思一瞬,复言】对了,你去把本主那件深松绿的衣裳拿来,本主记得那件不错。

【初心便退出去取来了一件深松绿的衣裳来。萧氏吩咐初心更衣梳妆后娇俏道】本主好看吗?【初心和惢心连连附和。萧氏高兴道】时辰快到了,初心随本主去九州清宴吧。

【扶着初心的手踱步到殿内,给烈贵人问过安后落座,并小声询问了初心方才得知那位面生的是新进宫的钮钴禄官女子。已早早打扮好,早半个时辰便已在门外等着。心中担心着,一入宫门深似海,好戏要开始了,拣了个挨着钮祜禄官女子的座儿,携春兰,坐下了。]

早已准备好,坐在了钮钴禄官女子女子隔壁】,姐姐,你们这么早已到了吗?

宫人们捧上一个密封的食盒,上面贴着一张白色的字条,写着一道谜语,供妃嫔们猜测食盒中放的是什么样的月饼】这种月饼是汉人最爱吃的,名字是三个字

皇上可真有兴致,竟然想出了猜谜来获得月饼这种有趣的事情,思考了片刻,回答道】公公,这食盒里边放的,这个东西可是老月饼?

宫人们又捧上了一个密封的食盒,上面贴着一张白色的字条,写着一道谜语,供妃嫔们猜测食盒中放的是什么样的月饼】这种月饼产自倭国,名字四个字听到皇上下了御题,左思右想,转了转圆润的眼珠,上一题没答对,这次我可一定要拔得头筹,答道】公公,应该是潮式月饼。

拿到了一块月饼,喜滋滋的吃了起来,又看到宫人们拿了一个新的食盒过来,思量了片刻,回答道】这个食盒里边放的可是桃山月饼?

宫人们又捧上了一个密封的食盒,上面贴着一张白色的字条,写着一道谜语,供妃嫔们猜测食盒中放的是什么样的月饼】它产自倭国,名字是所有月饼中字数最多的

听到皇上下了御题,左思右想,转了转圆润的眼珠,上一题没答对,这次一定要拔得头筹,答道】公公,应该是日式桃山金皮月饼。

凑近月饼轻嗅,心下明了:“日式桃山黄金皮月饼”“可对?”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