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6章-逮捕袁文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天,郑谦,还有郑菲菲,王知一,便一起来到了海城警察局。

那个包工头郑谦三人都见过,也都有印象。

所以在认人过程中,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三个人的证词,全都锁定在了那个包工头的身上,这次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没办法给他洗白了。

等到认人结束,郑谦三人也没有离开,而是在会议室里等待着。

过了没多久,便有个老警察走了进来。

郑谦连忙问道:“赵警官,那家伙认罪了吧?”

赵警官点了点头,“李学富已经认罪了,不过……他还供出了一条线索。”

郑谦微微一怔,随即看了看一眼王知一。

王知一犹豫了一下,也是微微点头。

赵警官看着做了多年警察,一眼就看出来郑谦和王知一的眼神交流,当即就问道:“你们还知道什么,不妨跟我说说,也帮助破案嘛!”

郑谦再次看向了王知一,王知一直接说道:“说吧,反正又不是咱们做了亏心事儿。”

郑谦点头,“赵警官,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事儿有人在幕后指使,就是一直没有证据。”

赵警官也是一惊,“你知道是谁?”

郑谦点头,“原始集团太子爷袁文彦。他因为暗恋某个女艺人,觉得我跟那个女艺人走得比较近,所以才暗中使坏,想让我身败名裂的。”

郑谦说完这话,郑菲菲也是一脸惊讶,“小弟,你,你说真的?这是有人在背地里使坏?”

王知一拉住了郑菲菲,说道:“这件事儿我们开始的时候也不知道,不过后来接触到了一些以前的客户。从他们口中,多少了解了一点。”

赵警官追问道:“能详细说说,谁给你们透露的消息吗?”

郑谦摇头,“我不方便说。不过,赵警官,你可以查一查,当年找我要违约金的那些人。他们都是受到了袁文彦的威胁,所以才落井下石的。”

赵警官问道:“你敢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吗?”

郑谦摇头,“不敢,我这些都是道听途说的。我虽然跟袁文彦对峙过,但是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但是……我是学表演出身的,他是不是撒谎,我看的出来。”

赵警官轻笑了一声,“行,我知道了。”

王知一突然问道:“那个包工头,交代出来的人,也是袁文彦吧?”

赵警官摇了摇头,“这个……不是。”

郑谦三人闻言,都是一愣。

赵警官笑道:“李学富不过是个小人物,他只是被人授意,故意在建筑过程中偷工减料。我们要顺藤摸瓜,估计还要很久的时间,才能查到袁文彦身上。不过,有你们的帮助,这条线索就清楚了。”

郑谦笑道:“赵警官,原来你是在套我的话啊!”

赵警官也跟着笑了笑,“郑总,这个叫审讯技巧。”

郑谦也是哭笑不得,“我又不是犯人。”

赵警官笑道:“抱歉,不过感谢你对我们案情的帮助。”

郑菲菲则迫不及待地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什么感谢不感谢的。你得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还我弟弟一个清白啊!因为这事儿,他可吃了不少苦,总的给个交代吧!”

王知一连忙拉了一把郑菲菲,“哎,菲菲,警察办案是要走流程的。”

郑菲菲急道:“媒体黑我弟弟的时候,可没看见什么流程。”

赵警官无奈地笑了笑,“郑女士,这一点你放心。这个案子虽然复杂,先是线索很清晰。多说一个星期,保证给你一个说法。而且……”说着,看向郑谦,“郑总,这个案子里,你也是受害者,其实你可以一起追讨赔偿的。”

郑谦笑了笑,“我就不用了,我只想尽快结案,尽早真相大白吧!”

赵警官想了想,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郑菲菲皱眉,“你傻不傻啊!原始集团那么大的公司,你多要点赔偿,他们又不是给不起,谁会嫌钱多啊!”

郑谦笑着摇了摇头。

郑菲菲不清楚,但是郑谦清楚的很。

现在的原始集团,已经是个空壳了。

看着庞然大物,但实际上已经在破产的边缘了。

王知一在旁说道:“菲菲,谦儿现在是亿万富翁,那点小钱根本看不上眼。”

赵警官笑了笑,跟着说道:“还有,最近这段时间,还希望几位尽量不要离开海城。如果有什么调查,可能还要几位配合一下。”

郑菲菲皱眉,“啊,那我们蜜月怎么办啊?”

王知一说道:“没事儿,往后压几天而已。”说着,看向郑谦,“我多请几天假,你没意见把?”

郑谦摆手,“给你放半年的假。”

郑菲菲笑道:“那可就说准了,你可不能反悔。”

郑谦摆手道:“不能啊!搞定这个案子,就让你们去度蜜月,环游地球都行啊!”

赵警官在旁笑了笑,“祝你们新婚幸福啊!”

王知一见状,也是连忙道谢。

郑谦这边倒是一副和乐融融的样子,可是在袁家却已经是截然不同了。

袁建业虽然已经出院了,但是整个人却已经瘫痪了,整个人瘫在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袁家的亲戚,则将袁母围成一圈。

“现在原始集团已经不行了。”

“就是啊!那些场地,设备,能卖的就尽快卖,还能套一笔钱出来。”

“海城那块地皮,我已经联络好买家了,保证能尽快套现。”

“姐,你就听我的,保证没错。”

“大嫂,咱们都是一家人,我能骗你吗?”

袁母满脸为难,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袁建业瞪着一双眼睛,不断地哼哼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干着急。

就在这时,袁文彦出现在了房间里,一群人瞬间就闭上了嘴。

袁母连忙说道:“文彦,你回来的正好,咱们家现在怎么办啊?你叔叔舅舅,都说把厂房和地皮卖掉套现,咱们到底要不要这么做啊?”

袁文彦黑着脸,指向这一群亲戚,“滚!都给我滚!”

“哎,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一点家教都没有!”

“文彦啊!你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国内的形势你不懂!”

“听叔叔一句话,你还太年轻了,叔叔会给你安排好的。”

“你是不是又听外人说什么了?我就说,少跟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

袁文彦听到这话,肺都要气炸了,直接骂道:“都特么给我滚蛋,我们家的事儿,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我告诉你……”

袁文彦话未说完,便有佣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太太,不好了警察来了!”

袁母顿时一惊,“警察,来干什么?”

这时,赵警官已经带人走了进来,“请问谁是袁文彦先生?”

袁文彦不禁一愣,“我就是,你们要干什么?”

赵警官说道:“有个案子需要你去警局配合调查一下。”

袁文彦心头一颤,“案子?什么案子,我什么都不知道?”

袁文彦话刚说完,那群虎狼似的亲戚,便开始说道了起来。

“哎哟,早就说了,别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了。”

“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这孩子不能不管啊!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以前看着挺好的小孩,长大了就完了。”

“姐,我就说文彦还太年轻,容易误入歧途啊!”

袁母则激动地说道:“警官,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我家文彦是不会做坏事儿的,你别抓他啊!”

赵警官答道:“目前还在取证中。”说着,看向袁文彦,“希望您能配合一下。”

袁文彦后退了两步,扭头就想逃走。

赵警官见状,当即呵斥一声,“抓住他!”

一声暴喝之下,两个年轻的刑警便扑了上去,将袁文彦按在地上,扣上了手铐。

袁母当即惊恐地呼喊了起来,袁建业也在病床上颤抖着。

而袁家的一群亲戚,则拉着袁母,阻止了他的行动。

袁文彦还大喊道:“妈,你救我,我不想坐牢,妈……”

不管袁文彦怎么呼喊,最后还是被戴上了警车。

袁母跟着一起跑到了门口,却也毫无办法。

袁文彦的舅舅当即说道:“姐,你别担心,有我在。你把海城的地皮给我,我去弄钱,把文彦救出来。”

袁文彦的叔叔,“大嫂,我有关系,广城的厂房交给我,我保证把文彦弄出来。”

就在一群饿狼在抢食的时候,佣人又急匆匆地跑来,“太太,不好了,先生不行了。”

袁母听到这话,顿时就昏了过去。

三天之后,袁文彦终于得到了保释,不是因为他舅舅的关系,也不是因为他叔叔的人脉。

而是因为袁建业死了,袁文彦是出来奔丧的。

看着冰冷的父亲,还有原始集团的一本坏账,还有那群人面兽心的亲戚。

袁文彦双目赤红,心中的怒火,也随之燃烧了起来。

而这所有的怨恨,却都归结在了郑谦的身上,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儿是因为谁的妒忌而起的。

袁文彦看着焚尸炉内的熊熊烈火,木然说道:“郑谦,你要我死,是吧!好,那就一起死吧!”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