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3章-袁家末路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三月,是属于春天的季节,万物复苏,到处充满了希望。

王卓得偿所愿,完成华丽转身,进入了华视高层,成了李翰的顶头上司。

此时的李翰,也早就没了脾气,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该还的早晚要还啊!

至于郑谦,为了庆贺王卓升职,直接送上来一份大礼。

那就是原始集团六年前操作股市的证据,这也将会成为315晚会上最大的黑料。

至于此刻的袁文彦,早已经是独木难支。

他的那些亲戚,一个个都是如狼似虎。

现在袁建业生死未卜,袁家的亲戚就开始考虑怎么夺权了。

袁文彦别说是对付郑谦了,就是面对这群叔叔大爷,每天就已经是焦头烂额了。

原始集团在这些亲朋好友的帮助之下,不断地贱卖股票,出售设备,几乎就要被掏空了。

过年前,那个还意气风发的少年,此刻却好似个落魄的中年人。

袁家,真的要撑不住了。

原始集团的几个大股东,也想要撤资。

还不过银监会那边,还纠缠不清,他们想脱身都能了。

所有的压力,全都汇聚在了袁文彦的身上,而这些压力,最后却都变成了恨意,转嫁在了郑谦的身上。

只是此刻的郑谦,却已经开始休假了。

原始集团的灭亡,是迟早的事儿。

最后一击就是在315之后,而这些就不是郑谦可以插手的了。

他能做的已经全都做完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老天要留袁文彦一命,郑谦也不会赶尽杀绝。

可要是老天都不留他,那就别怪郑谦心狠手辣了。

正在休假的郑谦,本来是想趁着这段时间,去一趟欧洲。

据说夏老师的治疗情况很好,现在已经开始恢复意识了。

郑谦倒是想过去看看,只不过家里的二老也不知道怎么商量的,说三月份有几个好日子,就要给王知一和郑菲菲操办婚事了。

郑谦这个做小舅子,想跑都没跑了,直接就把他按在了家里,被迫成了免费苦力。

其实郑谦也能理解父母的苦心,毕竟郑菲菲这样的,能嫁出去那都是少了高香了。

自然是越快脱手越好了,万一王知一反悔了,郑菲菲真的做老姑婆了。

婚礼就被钉在了三月十八号,郑谦这几天,也是跟着忙前忙后。

订场地,拟定宾客名单,有时候郑谦都怀疑,这特么到底谁结婚啊!

不过郑菲菲那性格,只来了一句,“反正你也快来,就先练习练习呗!”

这要不是看在王知一的面子上,郑谦真想让郑菲菲在结婚当天,用纱布当头纱了。

315晚会当晚,郑菲菲难得没在找郑谦出去帮忙,而郑谦也终于有时间,跟王知一一起坐在了电视机前。

整个晚会的前面一半的时间,都在曝光各种假冒伪劣商品。

至于后半段,完全就是原始集团的专场,从食品安全,到房屋质量,小到民生,达到民族。

这主持人也是言辞犀利,把原始集团从头到尾损了一遍,说的原始集团好像就是吸人骨髓的蛆虫一般恶心。

等到晚会结束,郑谦长出了一口气。

王知一看了看郑谦,“都结束了!”

郑谦点了点头,“嗯,结束了!”说着,看了一眼王知一,“后天就跟我姐结婚了,你可千万……”

王知一抢先答道:“我会照顾好她的,你放心。”

郑谦挥手,“我是说,你照顾好自己,收了委屈记得来找我,省的一直被欺负。”

王知一闻言,也是哭笑不得,“好了,我知道了,菲菲也没你说的那么糟糕。”

郑谦摇头,“你还是太年轻啊!”

王知一笑骂道:“你个臭小子。”

就在郑谦这边,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袁家却是另一番景象。

袁文彦看着315晚会的尾声,猛地起身,便将遥控器砸在了电视上。

袁母见状,连忙说道:“文彦,你别激动!”

袁文彦却咆哮道:“郑谦,一定又是他,他就是想要逼死我!”

袁母悠悠地叹了口气,“文彦,要不,你还是把公司交给你舅舅搭理吧!妈妈不想看你这么痛苦。”

袁文彦听到这话,更是恼怒,“交给他!他都要把原始集团搬空了,我还交给他!妈,你看清楚吧!这个家里,没有人管咱们的死活,她们都是为了自己!”

袁母却说道:“你舅舅也是为你好!”

袁文彦冷笑一声,“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相信那个小人!”

袁母满脸的为难,却又不知道如何劝解。

突然间,电话声响起,打破了这尴尬的宁静。

袁母立刻起身,接通了电话,“喂……”

才只说了一个字,袁母手中的电话就滑落了下来。

袁文彦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袁母转过身来,“你爸爸,不行了!”

“什么?”袁文彦猛然起身,便朝着外面跑去。

……

医院里,所有人忙做一团。

本来病情已经平稳下来的袁建业,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可是好死不死的,高级病房里竟然还有电视这种东西。

袁建业顺手开了电视,正好就看到了今年的315晚会。

一场晚会结束,袁建业就扛不住了。

原本就脆弱的血管,没有承受这一次的打击,直接就爆掉了。

袁文彦赶来的时候,袁建业还在急救室里抢救。

袁家的亲属,也先后敢来。

不过不管来的是谁,所问的都是相似的话。

“老袁怎么样了?”

“老袁要是走了,公司谁管啊!”

“你放心,凡事儿有我,不会让文彦吃亏的!”

袁文彦看着一群丑陋的亲人,不禁怒道:“都给我滚!谁要你们管,一群吸血鬼!这些年在袁家拿的还不够吗?原始集团是我爸的,你们谁都拿不走!”

袁母当即呵斥道:“文彦,你说什么呢?”

袁文彦怒道:“妈,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不是来看我爸的,是看我爸什么时候死的!”

袁母闻言,也是怒极,抬手就给了袁文彦一个耳光,“你给我滚!”

袁文彦见状,冷笑了一声,“好,我滚!等你这群亲戚,把你扒皮拆骨,你就知道了!我滚!”说着,扭头就离开了医院。

夜幕之下,袁文彦独自坐在车里,所有的愤怒,全都指向了一个人。

“郑谦,我要你死!”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6.com